【專欄】

課外書

text / 梁慧思 photo / 陳嫻嫻


小學時,課室設有小型圖書館。讀五、六年級的時候,有同學聲稱已看完金庸全集,我還在看「抉擇叢書」。不過我仍然讀得津津有味,還會不斷重看故事,為主角選擇不一樣的結局。

中學時代最常讀的課外書必定是《yes!!》。只要有一個同學慷慨解囊,就可以惠及全班同學。一本小小的雜誌,在班房內「繞場一周」,短則一個上午,但有時候過了兩三天,仍然會見到某某同學在抽屜內偷看。直到今年七月,《yes!!》宣布停刊,只保留網上版,我才驚覺自己在課室「漂書」的時代已遠。

除了流行雜誌,《百年孤寂》、《時間簡史》,甚至笛卡兒的《第一哲學沉思集》,也曾是我在上課時閱讀的課外書(那時當然讀得似懂非懂)。可以想像這些書長期守在學校圖書館的書架上,但偏偏有人像電影《情書》的情節一樣,專門借閱無人問津的書,可能希望借閱卡上只有自己的名字。當然,我沒有在圖書館遇見藤井樹,但看電影時,才發現原來那裡可以是浪漫故事的場景,只不過當時我錯過了。

離開校園後,有時翻閱存放在家的舊課本,竟然會看出趣味來。「求學不是求分數」的道理,原來要脫離學生身分之後才學會。

籌備今期的校園專題,令我想起那些年的好時光。希望大家也趁著開學的日子,重溫一本求學時期最喜愛的書,回味校園的青葱歲月。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