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給兒童的警世寓言

text / 商務印書館授權轉載 illustration / Tobe Kan


編按:兒童的世界純真無邪,但現實生活卻往往充滿悲劇和黑暗。作家透過寓言,控訴社會的不公義,同時鼓勵小讀者們勇敢生活,面對未來種種挑戰。

 

將死的狼・為上水四小學生被殺有感而作・
著/ 謝加因

 

  有這麼一個地方,發生這麼一個事故:

  有一個古老的村莊,這村莊靠近一個大森林,這大森林裡所有的產物是他們生活的資料的一部份,但可怕的恰是他們認為神的化身的豺狼。幾千年來,豺狼們得到大森林的掩蔽和村民的迷信,以為這些森林是神所恩賜的,要生活在這地面上,就得忍受一切,因此,豺狼們經常到這古老的村莊來殘害村民。幾千年來,他們供給了豺狼果腹的生命不知多少,幾千年來這些血債多到無法計算。那些殘存著的年老人,永遠是這樣地告誡下一代,對於神不但不能反抗,而且不能不敬的,如果遇到苦難的關頭,只好忍受,即使粉身碎骨,也得感謝神恩。只有神才能使他們生活,也只有死於神才是光榮的。不過,人究竟求生慾是強的,作為神的化身的豺狼來暴虐的時候,大家能避開就避開,不要觸怒他……

  豺狼們幾千年來的橫行無忌,完全是這些村民的迷信和無限度的忍受,最近十幾年來豺狼們的貪婪,殘暴已經到了極點。

  因此,幾年來,這古老村莊裡的青年給豺狼們的殺死最多,再也不能忍受了,為了自己這一代的平安和生活得像一個人樣,太多血腥的教訓使他們對豺狼們的憤恨。他們經過了智者的啟示,森林裡的產物,是自然界的產物,並非什麼神賜的恩物,而豺狼是歷代剝削他們生存的權利吸血的魔鬼,他們非抵抗不可,非大家起來消滅他們不可。

  但這需要相當長的時間,付出最大的代價。為了將來的日子,目前只好忍受苦痛。於是深入森林圍攻,並且用火來燬滅這有了幾千年歷史的罪惡的森林。

  森林著火了,四百的村民用矛,槍來警誡著,防止著豺狼的竄逃。幾年的艱苦戰鬥,將大森林燒燬了,豺狼們也消滅了,大家在歡呼和歌唱。

  不知從什麼地方,突然出現了一匹最大的豺狼,倒在地上,身上的毛已經脫光了,有一部份是燒掉的,有大部份是因為年齡過高而脫落的。這匹狼突然地死在眾人之前,大家都圍攏來看牠,大家都忘記了現在還是戰鬥的時候,人們正研究這匹狼的年壽,和綠色的兇光……突然間,這隻老狼從地上躍起,瘋狂地咬死了幾個年青的孩子,因為這些孩子們還沒有自衛力啊!

  許多人為這突然襲擊,重新將矛、槍,來作最後一次〔殲〕滅戰鬥。連旁觀的人都為著自衛而參加了戰鬥,結果了幾千年來最後的一匹豺狼。

  為著驚惕自己,和告誡下一代,他們在石碑上寫著這樣的字:

  「將死的狼是最凶殘的,為了更殘暴的報復,狼最善於裝死。」

 

署名加因,選自一九四八年
四月二十七日香港 《華商報.熱風》

(1947年,四名小學生在新界上水放風箏,因為撿拾斷線風箏而誤闖中國邊境,被士兵槍殺。)

 


 

香港文學大系1919-1949:兒童文學卷
主編/ 霍玉英   
出版/ 商務印書館(香港)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