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字癒-繪本治療孩子心

photo/ 梁慧思


一幅好的圖片,勝過千言萬語;一本言簡意賅的繪本,比百萬字長篇小說更能觸動人心。香港小童群益會輔導中心的兒童為本輔導計劃,透過繪本閱讀治療,讓有情緒和行為問題的兒童得到心靈的醫治。

 

輔導中心的遊戲治療師袁嘉華(Clara)說,利用遊戲為媒介作心理治療,有助打開兒童的心扉。「小朋友因為年紀太小,單靠對話來輔導,未必能獲得最佳效果。我們會利用遊戲治療,加入不同的媒介,例如玩具、圖畫、沙盤等,讓他們更容易表達想法和情緒。」

甫踏進輔導室,就看見小朋友最愛的玩具天地。兒童可以利用各種積木、布娃娃、微型人偶組成故事,與輔導員分享自己的故事和心情。了解過兒童的內在需要後,輔導員就會利用繪本帶出輔導訊息。

 

在書本中找到共鳴

「我們通常會在每一節輔導之前,先預備幾本適合小朋友的書本,引發他們的好奇。如果他們願意的話,輔導員就會與他們一起閱讀。」Clara說,書本以繪本為主,內容圍繞不同兒童所面對的問題,例如喪親、驚恐、與家人有磨擦等,讓小讀者對故事產生共鳴。「我們希望兒童從故事之中找到自己的影子,發現『原來自己不是世界上唯一面對這問題的人』,就會放下防衛,更願意分享自己的心聲。」

同時,閱讀繪本亦可以令兒童感到希望。Clara說,有些小朋友與繪本主角面對同樣的問題,如果最後故事主人翁可以解決問題,對兒童亦有激勵的作用。Clara舉例說:「我遇過一位小女孩盈盈,事無大小都會覺得焦慮驚恐,無論父母如何安慰她都無濟於事。」在輔導過程中,Clara跟盈盈讀一本叫《傻比傻利》的繪本。主人翁比利事事焦慮,常常都會想像可怕的事。婆婆給比利送了幾個「煩惱娃娃」,幫助分擔比利的憂慮,本來都奏效,但後來比利卻擔心「煩惱娃娃」聽到太多煩惱。「讀這本書時,盈盈甚至取笑比利的煩惱太誇張,但同時也與我分享自己的憂慮。最後,故事中的比利找到排解不安的辦法,也給盈盈帶來希望。」

雖然圖書可以引起孩子的共鳴,幫助他們表達情緒,但Clara說,為兒童選擇書本時,要留意他們不同的心理狀態和需要。「例如一些喪親的兒童,他們可能仍在傷痛之中,未預備好去正視問題,我們就不能選讀一些直接講述小朋友失去父母的繪本,而要選擇一些以動物為主角的故事。雖然內容可能相似,但因為主角是小動物,小朋友讀起來就會覺得沒有那麼『貼身』,但同時可以輕撫他們內心的傷口。」而對於一些自助和自學能力較高的少年,Clara有時會推介一些文字較多、資訊性較高的書籍,讓他們在輔導之後,可以把書帶回家慢讀,之後再一起討論讀後感。

 

創作繪本甚艱難

Clara和同事經常四處物色適用於輔導環節的圖書,對於繪本的力量也有一番見解。「一本好的繪本,無論對兒童抑或成年讀者,也可以帶來不同的啟發,甚至能夠流傳後世。外國有不少出色的繪本,是因為作家們願意花幾年時間去琢磨一本作品,但觀乎香港未有適合繪本創作的土壤,不少家長認為繪本字太少所以『唔抵買』,繪本作家生存不了又如何創作?」

眼見坊間的繪本未能完全切合輔導需要,Clara和輔導中心的同事自行創作了四本繪本,內容包括被遺棄的兒童、孩子面對家長從上而來的壓力等。Clara說:「自己試過之後,才發現做繪本實在相當困難!我們創作故事之後,要物色繪本畫家畫畫,但畫功了得的畫家,並不一定懂得畫繪本。幸好我們找到一位有經驗的畫家,才能完成作品。」

 

治癒家長的書

以書本去了解受助者的心理需要,不只對兒童奏效,對他們的父母同樣有幫助。在輔導過程中,Clara有時會發現兒童的問題可能源於父母,她也會向家長們建議合適的讀物。

「試過有幾次,我發現接受輔導兒童的父母有抑鬱傾向,但他們或是諱疾忌醫,或是覺得可以自己處理,不太願意正視問題,我就借出《我和抑鬱談過戀愛》給他們閱讀。」作者曾經患有抑鬱症,康復之後以幽默繪本的方式,講述自己由得病到治癒的經歷。這些家長讀過這本書之後,都肯坦然面對問題對症下藥,連家庭的關係都得以改善。Clara說:「你跟他們勸說幾多遍,也可能不及一個過來人的分享有用,而過來人所寫的書就更有力量:你可以隨時讀,而你能從當中接收幾多、何時接收,這就是讀者自己和書本產生的化學作用。」

 

 

 

傻比傻利
圖文/ 安東尼·布朗
譯者/ 桑霓
出版/ 格林

我和抑鬱談過戀愛
圖文/ Lucia
出版/ 三聯

 


 

受訪者/ 袁嘉華 Clara
香港小童群益會輔導中心註冊遊戲治療師 – 督導

 


專題其他文章
・・・・・・・・・・
〈閱讀是一種良藥〉 〈繪本治療孩子心〉 〈文學創作的沉淪與治癒〉 〈一人一本心靈雞湯〉 〈閱讀治療測驗〉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