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黃霑的悅讀・時代

text/ 編輯室 photo/ 黃霑書房


霑叔說自己是個開心快活人,閱讀絕對是他的快樂泉源之一。《ReadIt悅閱》與梁款主理的「黃霑書房」,一起走進黃霑書房,發現這位書癡所讀過的書,不但多元有趣,更能還原這個「香港仔」所生活的時代之精神面貌,讓霑叔讀過的書和寫過的字,帶我們重訪香港那些年的美好時代。

 

四十年代
  • 本名黃湛森,1941年在廣東番禺出生,後隨父來港,居於深水埗。
     
五十年代
  • 入讀喇沙書院,師承梁日昭學口琴,並參與電影配樂及電台播音工作。
     
六十年代
  • 以英文名James的暱稱Jim改成中文,得「霑」字。
  • 大學開始作詞生涯,並在麗的映聲演出粵
    語電視話劇。
  • 大學畢業後執教鞭兩年,之後加入廣告界,並以「黃霑」為藝名,業餘主持電視節目,被譽為「電視王子」。

 

少年黃霑 抬頭見江湖

霑叔原名黃湛森,1949年隨父母從廣州來港,定居於深水埗。當年的深水埗,住有不少南來文人和武術宗師,正正就像《一代宗師》所形容的「抬頭就是江湖」,霑叔也在這個臥虎藏龍之地,渡過簡單而快樂的童年。

 

在香港定居後,霑叔專注學業,也從學習之中找到樂趣。眾多學科之中,他特別喜愛中文。童年的中文課本《中華文選》,他珍而重之的保存。課本內收錄諸葛亮、蘇軾、魯迅、巴金等作品,這些佳作,為霑叔的人生播下創作的種子。另外,司馬遷、李白、姜白石、曹雪芹、胡適、饒宗頤等作品,亦為霑叔打好文學根底。

 

少年黃霑很快就適應香港的生活,更開始追尋他的作家夢。1952年,《中國學生周報》創刊,旋即成為大受文藝青年歡迎的課外讀物和投稿園地,更孕育了亦舒、陳冠中等大名鼎鼎的作家。1953年,霑叔以筆名投稿至《周報》獲刊登,稿費五元正。霑叔曾在其專欄說:

「十二歲的少年文章,白紙黑字在每周必讀的報上刊出!那種興奮,絕對難以言喻。」

 

雜讀 亂嚟創作

除了閱讀和寫作,少年黃霑也醉心音樂。中學時代,霑叔隨口琴演奏家梁日昭學習口琴,也自學打鼓(他後來也自學彈琴,卻謙稱是「亂嚟」)。而他的樂理知識,更源自閱讀音樂書籍,例如豐子愷的《音樂入門》。眾所周知,豐子愷是中國漫畫第一人,但他的音樂造詣同樣高超。在上海執教鞭的他,發覺市面上缺乏現代音樂的書籍,就開始編譯日本的通俗音樂理論讀物,這些後來就成為霑叔自學樂理的「雞精書」。另外,書架上的古典樂曲樂譜,以及坊間一些「如何自學作曲」的叢書,也是霑叔不斷吸收的養分。

 

霑叔早在少年時代,已花上不少時間去探索宗教和人生的問題。他愛讀《聖經》,更曾任教中學聖經科;但英國哲學家羅素(Bertrand Russell)的作品亦令他沉迷,一本《我為甚麼不是基督徒》就令霑叔這位基督徒離經叛道。哲學的世界,令霑叔領悟人生的本質,「滄海一聲笑/滔滔兩岸潮/浮沉隨浪只記今朝」的豁達佳句,成為他的人生哲學。

 

迎接歐西文學音樂創作「入屋」廣告歌

五六十年代的香港,逐漸與內地走往不同的歷史軌跡,從傳統中國社會邁向為現代大都會,迎接了不少外來的文化,外國文學也就比以前容易落入尋常百姓家,歐西偵探小說亦成為年輕黃霑的喜愛讀物。與書中的偵探和罪犯鬥智,令他獲得不少滿足感。霑叔說,偵探小說女王克麗絲蒂(Agatha Christie)的著作,他全部都讀過,也常看昆恩(Ellery Queen)的作品。六十年代,麗的電視有個叫《我是偵探》的節目,每次先播一節沒有結局的偵探戲,然後請觀眾寫信競猜誰是兇手。這個節目的製作人看準霑叔的偵探小說癮,就請他幫忙撰寫劇本。後來《紅綠日報》更請霑叔在報章寫偵探小說,這成為他首個報章專欄。

 

到了六七十年代,歐西流行曲和國語時代曲分庭抗禮,粵語流行曲亦隨著電台和電視的普及,成為一股新勢力。工廠妹模仿陳寶珠蕭芳芳的打扮,口中哼著《不了情》,見到披頭四、溫拿和許冠傑卻會尖叫。同時,歐西品牌產品進入香港市場,當時霑叔效力於廣告公司,負責創作「入屋」的廣告歌。他善用廣東話填詞,拉近舶來產品和本地觀眾的距離,令品牌家傳戶曉,不少由他創作的廣告更成為膾炙人口的經典。

 

七十年代
  • 分別在兩間國際廣告公司任高層,其後更自立門戶。
  • 1973年在《明報周刊》連載「不文集」專欄。
  • 執導電影《天堂》和《大家樂》,後者為全年最賣座電影第三位。
  • 參與創作逾150首歌曲,包括《兩個就夠哂數》(1975)和《獅子山下》(1979)。
  • 獲香港大學碩士學位。
八十年代
  • 《不文集》出版,後再版62次,紀錄保持至今。
  • 1985年,與興家煇舉行合作20週年演唱會。
  • 結束廣告生涯。
  • 1989年推出《香港X'mas》唱片。




     
九十年代
  • 1990年獲得香港電台頒發「金針獎」。
  • 一年內連奪香港樂壇12項大獎,包括「最佳監制」、「最佳作曲」、「最佳歌曲」、「金曲金獎」等。
千禧年代
  • 積極參與舞台劇創作和演出,包括《蝦碌戲班》、《麗花皇宮》、《酸酸甜甜香港地》。
  • 獲香港大學哲學博士學位。
  • 2004年病逝,享年64歲。

 

經典金曲裡的庶民風格

1974年的一曲《啼笑姻緣》大受歡迎,香港創作人亦開展粵語流行曲現代化的進程,黃霑成為重要的推手。《獅子山下》和《抉擇》書寫香港精神、《中國夢》和《勇敢的中國人》寫家國情、《明星》和《問我》以歌詞自況,還有《上海灘》、《世間始終你好》、《當年情》等經典金曲,不但為霑叔帶來名與利,更令他成為香港美好時代的代言人。

 

對於創作流行曲,霑叔力求用字淺白而意境深遠,因為他相信流行曲就是現代民謠,要家傳戶曉,必先人人明白。

 

霑叔的書架上,除了有一本由北京大學學者編製、蒐集中國各地民謠的《歌謠周刊》,也有一本叫《嶺南即事》的掌故書,它就收錄了當時兩廣的民間傳說、祭文、南音、竹枝詞、詩歌,甚至乎墓誌銘等。這批以類似「三及第」文體(即文言、白話及粵語夾雜)寫成的通俗文學作品,內容幽默而警世,生動地紀錄了民間社會的面貌。

 

霑叔亦承襲了這種庶民風格,以淺白文字作詞寫書,就像《獅子山下》一開始提醒聽眾「人生總有歡喜/難免亦常有淚」,老生常談後突然來一句「我哋大家」,就變得親切而不說教,是靈活運用廣東話的典範,亦是本土書寫的經典。

 

及至八、九十年代,粵語流行曲開花結果,黃霑可謂居功至偉。但他其後卻回到校園,以學術角度去研究和分析香港流行音樂的發展與興衰。他的書架上,最當眼處是他寫論文用的參考書,他愛的中國文學、香港的歷史書,以及文化研究的外國鉅著,都是指導他的「良師益友」。

 

滄海中歡笑多於唏噓的年代

黃霑的書架很雜,有傳統中國文化、有西方思潮、有學術、有性史、有馬克思、有工具書也有消閒小說。這種包容並蓄的閱讀習慣,除了性格使然,也多少要感激戰後香港在文化上相對自由開放的環境,才煉成了黃霑這名揉合東西、通涉雅俗的鬼才。從這個書架,我們看見黃霑、看見他遨遊的書海天地,也看見曾以音樂和文字啟發過他的、曾聽過他的歌曲、讀過他的文章之眾生,以及他們所生活的,那個歡笑多於唏噓的時代。

 


專題其他文章
・・・・・・・・・・
〈黃霑的悅讀・時代〉〈八年記〉〈荒島上的書〉〈年年歲歲一牀書〉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