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背後】

版權經紀 外語書的重要推手

photo/ 張國耀


我們能夠讀到外國的翻譯作品,背後有賴版權經紀的穿針引線。他們究竟如何從芸芸書海之中,為讀者引入外國好書,以及將優秀的華文著作推廣海外?台灣光磊國際版權公司的創辦人譚光磊現身說法。

 

讀者大概對版權代理這個行業比較陌生,譚光磊最初亦未想過以此作為職業。

「大學時曾經翻譯《冰與火之歌》,又跟出版社合作選書,接觸過台灣的版權公司,大概知道他們的做法。2004年,有一家代理德、法語書籍的公司欲開拓英語書巿場,就叫我試試看。後來我協助他們拿到了《追風箏的孩子》及《風之影》的版權,就正式投身這行業。」

2008年,他自立門戶,專攻歐美小說巿場,現在已成為台灣的歐美翻譯書四大版權代理商之一。

譚光磊說,版權經紀是外國著作版權持有人和本地出版社之間的橋樑,關係就像地產代理、業主和買家一樣,代理促成交易,再從中抽佣。由於歐美的版權經理人制度比較完善,不少作家都將作品的版權交由作家經紀(primary agent或literary agent)負責,然後在不同的國家委託次級代理人(sub agent),處理當地的版權事宜,光磊就是負責這一門的業務,將外國的書目引進華文出版界。

「我和同事們一個星期會讀四至五份書稿,然後在每周的讀書會上討論,決定引介書目。這根據主觀和客觀的因素,當然要看我們是否喜歡,亦會整理書目在國外的銷售情況、版權買賣成績及獲獎情況等,然後撰寫書訊,再決定將書推薦予對該類題材有興趣的本地出版社。」若公司收到多於一家出版社的報價,就以投標形式決定版權誰屬,完成交易後,則交由出版社進行餘下的出版工作。


譚光磊最初是從科幻小說雜誌《Locus》認識到版權經紀這個行業。
 

多年以來,公司曾引進《不存在的女兒》、《別相信任何人》、《羊毛記》等暢銷書,但譚光磊認為,巿場反應有時卻難以估計。像他剛接觸《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時,該書在美國仍未流行,他亦認為情慾題材難以在台灣大賣,最終反應卻出乎意料地熱烈。「真正的大暢銷書都難以預料的,但這才是做書最難亦最迷人的地方。」

除引進歐美作品,譚光磊近年亦開始擔當華文作家的代理,他會請人將部分章節翻譯成英文,再連同書籍資料,發送給海外的經紀和出版社,成功輸出的例子包括台灣作家吳明益的《複眼人》,和內地作家麥家的偵探小說。不過他坦言,礙於語言和文化的隔閡,加上書海選擇繁多,華文小說在海外並不算熱門,當中又最難打入英語巿場,所以每本書都需要特別的銷售策略。

他近來最引以為傲的一單交易,是在去年十月法蘭克福書展,將香港作家陳浩基小說《13.67》的法文版權即場賣出。他說本來沒有想過這麼早推銷這本作品,後來臨時改變策略,結果一擊即中。

「華文書要得到外國出版界的注意,很多時候要有話題性。這本書是一個關於香港警察的故事,書展在佔領後舉行,推銷時間就剛好。」

譚光磊更透露,這本最近獲台北國際書展大獎的小說,已被王家衛購下電影版權,相信消息正式公布後,會吸引更多外地出版社的興趣。


麥家的小說,分別被翻譯為英語及西班牙語版本。
 

台灣的國際版權交易巿場已頗成熟,譚光磊的公司每年就完成超過100項交易,而洽談版權已不局限於書展會場,有時靠電郵已經能夠成交。不過他認為,書展仍有無法取代的功能,所以每年他仍親赴法蘭克福、倫敦及紐約等國際書展,見見行家,找找好書。「很多時候,在書展見面之前,我們已經談好合約,但看電郵跟見面傾談始終不一樣。有時電郵太多,書籍資訊都到來不及看,見面跟對方介紹後,覺得該書有趣,就可以立即簽約了。」

國際版權經紀這個身分,讓譚光磊比其他讀者更早接觸到不少佳作,但他承認,每年公司收到約3,000份書稿,根本沒有時間一一讀完,私人閱讀生活亦不多不少受到影響。

「我現在只有早上上班前和周末有空閱讀。但有時看英文小說,就會想能否翻譯成中文;讀中文小說時,又會想能否推到海外。由於我沒有代理日語書,現在大概只有在看日本小說時,才可以真正享受閱讀了。」


世界各地的作家和版權代理,都會趁各國書展期間聚首一堂。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