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台灣好讀-源遠流長的出版進化論

text/ 梁慧思 photo/ 張國耀


王榮文在台灣出版界無人不曉,他40年前創立遠流,出版過不少影響台灣甚至華文社會的名著。驀然回首,他從出版界得到甚麼?近年業界面臨不少挑戰,遠流如何回應?

 

遠流出版公司董事長王榮文說,自己從來未試過打工,一開始就當老闆。「1973年,我剛當兵回來,就被朋友拉去創業辦雜誌。」《太平洋》雜誌最初共有60人合資,但在那個威權的時代,辦一本報道時政的雜誌,要頂住很多壓力,加上銷量欠佳,雜誌最終捱不住,幾十個合夥人也解散了,只剩下三人:鄧維楨、沈登恩和王榮文。

「當時總編輯鄧維楨說,在台灣出版界,我們幾個算是最聰明的人。我被他古惑了,就呆呆的跟著他做出版。」

1974年,三人成立遠景出版社。黃春明的《鑼》,快速奠定遠景在出版界的地位,而翻譯心理學著作《開放的婚姻》,不但成為暢銷書,更象徵封閉的社會走進新時代。王榮文說,遠景開業的資本是30萬台幣,營運一年已經賺了18萬台幣。「直至現在,我仍常常記起當年幾個人打拼的那個畫面。」

 

出版認識聰明人

後來三人因為經營理念不同,一年後王榮文就另起爐灶,創立綜合式出版社遠流,同樣取得成功,更藉著出版,認識了不少在他口中「更聰明的人」,其中當然不少得金庸。

「我與他認識30年,由最初工作上的合作伙伴,成為家庭朋友。記得有年我到劍橋出席他接受榮譽博士的典禮,之後在他倫敦的家吃飯。那天沒事做,從午餐到晚餐之間的六、七個鐘頭,我們兩個人在談話,把這些年來經歷的人和事都通通談過。那些我都只記得大概,他記得細節,做甚麼事情談甚麼話都記得,這是多麼的恐怖的事!

「我又問他:『你寫《天龍八部》時候,你有沒有寫下一張人物關係圖?』他說:『怎麼需要?所有人物都活在我腦海裡面。』令我更驚訝的是,讀者問他書上任何一個人物,他都記得。他說自己所寫過的3,000個人物,跟他一輩子生活在一起。」

王榮文說,能在出版界工作這麼多年,因為與聰明人工作能夠令他快樂。

「有甚麼好過自己從他們身上獲得知識,又可以出版很棒的作品,又賣得很好,名利雙收,天下間有比這更好的行業嗎?」

 

出版是與社會對話

今年是遠流成立40周年,它見證了台灣由戒嚴走向開放的時代,而它出版的書籍,不少亦曾經成為社會熱議的話題作。王榮文說,其實他個人刻意避免出版兩類書籍:政治和宗教。「政治跟宗教都有排他性,所以這個東西很敏感。如果我在政治或宗教上表態,就很容易會被扣帽子。雖然我們曾經出過李登輝的書、馬英九的書,出過很多政治領袖的書,但我常常開玩笑說,我不是主流,不是非主流,是遠流;不是藍,不是綠,是專業中立。」

王榮文深信,出版是跟社會的對話,以書本促進社會進步,但它不應是立場鮮明的媒體,反而應該擔當一個平台,把社會上聰明的主張和意見呈現出來。他為遠流定下「出版的蔡元培主義」,以「不分尊卑,兼容並包」作為公司的核心價值。

「我把編書和選書的權利,下放到每個出版事業部的負責人,我相信他們的專業,只要求他們的決策要顧及書本的價值和產值。當然有些編輯的出版決定,我是不同意的,但由於『出版蔡元培主義』,我必須要忍受,遠流就是這樣發展過來的。」

 

出版業面臨艱巨挑戰

不過王榮文承認,連遠流這麼大的出版社,現在都要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第一、現時紙本書的銷售萎縮;第二、電子書的投資遠遠超過收入;第三、華文書最大的市場在中國大陸,而她卻不讓我們進去。」

為了台灣出版業界的福祉,向來對政治敬而遠之的王榮文,不得不沾上一淌渾水,在前年兩岸簽訂服貿協議時,開口呼籲政府暫緩簽署。「我不是不支持服貿,而是支持馬英九政府與大陸積極及對等地談判,例如兩岸互發一萬個書號,那我們可以在對岸出版,也勇敢地讓大陸出版品進來。」但隨著「太陽花學運」之後,服貿走到瓶頸。王榮文說:「大概15年前,我曾經問金庸:『15年後遠流能在大陸做出版嗎?』金庸回答說:『我看不到這個可能性。』如果你現在問我同一個問題,我也會這樣回答你。」

面對這些困境,遠流銳意要轉型為綜合紙本、電子和空間出版的企業。王說:「我們曾經發展『金庸機』,將金庸的所有作品放進電子書,但沒有成功;我們現在努力發展雲端書庫,希望它會是一個好的模式,創造電子書的生態環境。」


王榮文在園區內建了兩間小小的日式菜室,一間供他與訪客交流,另一間開放給藝術家創作。

王榮文說,如果每天都有青年人聚集在園區內交流意見,園區就算達到他心中的目標。

 

華山文創區的「空間出版」

不過,遠流近年最引人注目的項目,是台北的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2007年,由遠流牽頭的基金會正式進駐台北酒廠舊址,活化成文創區,這亦是王榮文口中「空間出版」的概念。

「我常常懷念年輕時剛創立遠流時,常常在明星咖啡店與白先勇、黃春明等談天,他們又在那裡寫出不少好作品,那裡就像一個創意擂台。現在像明星這樣的空間不多,但其實每個地方都需要有創意的江湖。華山園區以會展演店(會議、展覽、演出、商店)平台模式,每年辦1,200場活動,使這個地方吸引台北和各地對藝文有興趣的朋友參觀,更會在這裡與不同領域的人分享創見,發表作品。」王說。

除了提供空間,讓藝文界可以租用舉辦各種活動,華山園區更有一間每次只能容納一人的小茶屋,一年365日開放,讓新生代藝術工作者申請使用。王說:「365日有365個藝術家在裡面創作,一年就可能有365個新作品。我們或許可以將他們的作品結集成書,這亦是另一種出版策劃。」

 

文創區的角色和發展

華山的成功,帶動興建文創園區成為近年中港台的風潮,王榮文透露,內地也曾經有人向他取經,甚至商談合作。「大陸有太多閒置空間,拆掉太可惜,但怎樣留著呢?文創比較沒有政治意識形態,在大陸理論上很歡迎。」但他坦言,在大陸興建文創區,並不是照搬華山一套過去那麼簡單,所以基金會暫時未有在內地建設的計劃,反而正籌備今年之內,在台灣其他城市多開設一兩個文創區,現在正積極物色合適的地段。

在香港,文創很容易成為商場和地產項目的幌子。王榮文不諱言,土地珍貴,園區不可能成為藝術家的創作基地,而是文創消費體驗的基地,讓藝術家向公眾展示創作成果。他為公眾提供三個指標,審視園區的成效:文青匯聚之地、文化觀光熱點,以及創投基金尋找標的之處。「過去很多藝文界的朋友努力把這個地方保留下來。園區營運七年多以來,尚算比較成功,我總算不負他們所託,相信這裡創造的產值、累積的能量,能對得起這塊土地。」

 


(左圖說明)
華山文創園區是遠流近年的得意之作,也是王榮文口中「空間出版」的實驗地。

(右圖說明)
華山品牌即將擴展至台灣其他城市。


專題其他文章
・・・・・・・・・・・
〈源遠流長的出版進化論〉 〈華文書業案內人〉 〈辭官歸田開書店〉 〈網絡書店乘勢再擴展〉
〈台灣獨立出版群像〉 〈主流以外的台灣文學〉 〈官方牽頭推廣台灣文學〉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