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台灣好讀-辭官歸田開書店

text/ 梁慧思 photo/ 張國耀


台灣政壇時有政黨輪替,但人面依舊,有人到老仍戀棧權力,新生代上場似乎仍未成氣候。曾是政界金童的羅文嘉,在官場打滾多年後,決定在壯年時解甲歸田,後來更搖身一變成為出版人和書店老闆,打開藍綠以外另一片天。

 

水牛書店社長羅文嘉在廿多歲踏足台灣政壇,當年人稱「陳水扁愛將」的他,曾任台北市政府新聞部發言人、民進黨文宣部主任和中常委、立法委員等。2011年,他突然離開政界,回到家鄉桃園縣新屋鄉,打理祖家荒廢的田地。「我很年輕已經投入政治工作,每天承受高度的壓力,而且面對複雜而起伏不定的權力關係,我感到很疲倦。我已經40多歲,覺得需要安靜一下,所以就回鄉種田。」

不少人曾經問羅文嘉,離開天天受人注目的政壇,習慣嗎?他說自己以前要不斷與人溝通,甚至說服其他人去改變想法,他反而享受歸田之後不用跟人談話;而且只要肯努力,就能種瓜得瓜,只有老天的決定,是他改變不了的事,從中學會隨遇而安。「所以我根本沒有適應的問題,回頭一看,反而覺得自己並不適合從政。」

早在十多年前,當羅文嘉還活躍政圈時,他就促成家鄉興建圖書館,後來更在館內開設英文班,讓鄉下孩子免費學英文,以彌補城鄉之間的外語教育差距。回鄉種田後,他就利用有機種稻的收入,資助英文班的營運。


水牛書店座落在巷弄之中,平常百姓也可輕易進入閱讀空間。

 

直至2012年,曾經為不少重量級作家如殷海光、陳之藩、王尚義、黃春明、張曉風等出書的水牛書店宣布結業,創辦人彭誠晃將出版社所有書籍都交予羅文嘉。「我是看水牛的出版長大的,接手是為了個人情感,因為如果我不收下書,它們可能就沒了。」羅文嘉將所有書本都運回家鄉貯存,希望轉讓給鄉里,但想著賣不出的話太可惜,就利用祖屋開設第一間水牛書店。「鄉下人沒有很高的消費能力,所以我容讓他們在水牛換書,書店亦會提供二手書銷售。而18歲以下的讀者,在鄉下的圖書館借滿20本書,就可以到書店免費拿一本回家。」

水牛用祖屋開店不用交租,又不乏書籍庫存,但始終要賺錢養員工。開業一年之後,羅文嘉就決定在台北開分店,希望以城市的收入支持鄉下賺不了錢的總店。「在台北,買書的管道太多,書店亦不缺,所以我們要有特別的定位。」

羅文嘉希望書店提供一種生活態度,令閱讀成為生活的一部分,所以決定將書店結合咖啡室,顧客可以把店內的書拿座位,喝著咖啡慢慢看。更出人意表的是書店其中一個角落,是可供預約的盲人按摩專區。「當我向員工提出這建議時,他們都以為我傻了。但對我來說,閱讀、喝咖啡和按摩都是令人舒服的事,為甚麼不可以放在一起?所以在店內提供按摩服務,讓失明人士多一個工作機會,也是我們履行社會責任的表現。」

書店加上社會企業元素,提供盲人按摩服務。
 
蔬菜店售賣的全是桃園家鄉農夫的心血,收入會回饋鄉間,助孩子學英文。

 

書店外有一個不大不小的花槽位,羅文嘉說,它是用來種水稻的,才剛剛收成了一造鮮稻。旁邊一間姊妹蔬菜店,就是他鄉下農夫的農作物。「以前我們每周末都會在書店門外寄賣農夫的蔬果,後來發現『蔬店』比『書店』賺錢(國語「蔬」與「書」同音),我們就把書店旁邊的單位都租下,將鄉下的蔬菜運到台北銷售,以增加農夫的收入。」現在蔬菜店更提供餐飲服務,又會把賣不完的原料做成醬料、做香腸等,「希望藉著這生意模式,在城市提倡鄉間對土地、對人、對分享生活的價值。」羅說。

 

有見水牛書店的複合經營模式行得通,羅文嘉準備今年在宜蘭開設另一家分店,利用荒廢的修道院,將書店和旅館結合,提供嶄新的閱讀和旅遊經驗;又會在桃園縣開設第二個農場,並在寒暑假時舉辦兒童教育營,讓孩子更親近土地。

除了開店,羅文嘉並沒有忘記水牛的出版業務,但他說:「出版很難賺錢,現金流緩慢,擴展得太快可能會拖垮其他業務,所以現在只會出版一些有意義的書,大約每年出版12至15本。」他會將水牛的經典重版,例如殷海光的《思想與方法》,2013年重訂出版,現在已賣完。最近出版的一本書《傘裡傘外》,由台灣人寫香港的佔領運動,算是台灣人補習香港政治發展的「雞精書」。出版書籍始終離不開政治,羅文嘉不否認這與自己的背景和興趣有關係,始終土地和社會科學,是他最肉緊的兩件事。

 


專題其他文章
・・・・・・・・・・・・
〈源遠流長的出版進化論〉 〈華文書業案內人〉 〈辭官歸田開書店〉 〈網絡書店乘勢再擴展〉
〈台灣獨立出版群像〉 〈主流以外的台灣文學〉 〈官方牽頭推廣台灣文學〉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