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台灣好讀-官方牽頭推廣台灣文學

interview / 梁慧思 text / 陳映同 photo / 呂育勝、陳嫻嫻


香港的西九文化區計劃,觸動不少本地文化人的神經。其中一個未圓的訴求,是設立香港文學館。有一個官方成立的文學館,對推廣文學發展有何好處?國立台灣文學館館長翁誌聰分享了他的經驗。

 

國立台灣文學館(簡稱台文館)發展至今逾10年,除了成為當地文學典藏及研究的重地,也致力舉辦展覽,將文學風氣滲透到社會各階層。

 

源自民間的推動力

「台文館的成立,主要來自民間的自醒。」翁誌聰說。台灣文學發展歷史久遠,留下大量文學作品,但過去一直未有專門機構去處理及收藏這些瑰寶。所以十多年前,台灣學者及作家,包括在台灣德高望重的《巨流河》作者齊邦媛大聲疾呼,要求政府設立台灣文學館,藉此有系統地保存本地重要文學資產。翁說,除了民間力量,媒體也大力支持,共同推動立法院和政府促成此事。終於,台文館於2003年落戶台南。


翁誌聰說,台文館的成功,源自官民有保存台灣文學瑰寶的共同願意。

 

對台灣文學的貢獻

翁誌聰說,台文館主要工作為蒐集、研究及保存文學史料,當中最值得珍藏的,是作家們的手稿。他解釋:「手稿是文學研究的重要素材,印刷本有時未能提供全面的資料,看原件才會帶來新發現。而對於部分沒有被出版的文章,手稿更是第一手資訊。」台文館收藏的手稿是全台最豐富的,由古典漢詩,到清未年代的著作,以至當代文學作品,都一一被妥善保存。

台文館也著力推廣及教育,包括定期舉辦展覽,分享館方的研究成果,也會向收藏家及作家借來展品,擴大展覽的範疇。訪問當天,台文館正舉辦為期半年的特別展覽,以勞農為主題,歷史氣氛濃厚,呈現文學與生活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另外,為回饋前輩作家或其親屬的捐贈,台文館亦不時策劃以作家為主軸的「作家捐贈展」,研究作家的文物,了解他們的寫作歷程,從而窺看當時的時代背景。

台灣一直鼓勵外地出版商出版台灣作品,每年更資助約十多本文學作品的翻譯工作,而台文館亦擔起向世界各地宣揚台灣文學的重任。在剛舉行的台灣書展,館方的攤位展出台灣作品的外文譯本,表揚台灣作家的成就,亦提升社會的關注。


文學館展廳以不同的方式,展示台灣不同族群的文學作品,也提供未字卡,讓文采大發的參觀者留下所思所想。

 

組織文學館家族

除了官方設立的文學館,台灣各地還有十多間中小型由私人或地區政府擁有的文學館和作家紀念館,可是,它們地理位置分散,影響力不大。台文館決定與它們組成「文學館家族」,協同策劃活動,匯聚力量,引起普羅大眾對文學的興趣。「我不是說我們是老大,但畢竟我們的資源最多,所以我們應該主動築起這樣一個平台。」翁說。

有見於純文學的閱讀人數減少,台文館更將近期新興的文化旅遊概念,套用在文學推廣上,推出輕旅行書,吸引年輕一代進入文學的領域。他們更製作了一個手機應用程式,置入全台灣文學館的位置,勾畫出一幅文學地圖。同時,此程式利用定位功能,為用家規劃出適合的文化路線,只需開啟程式,便能尋找附近的文學館,以及閱讀有關當地的作品,體驗文學與周邊環境結合的意境。

文學館家族每年舉行兩次大型會議,討論文學推廣的大方向。翁誌聰認為,每家文學館都有其獨特之處,以及它想表達的故事,連結起來,才能豐富台灣文學旅程的體會。他們在未來有許多不同的計劃,但資金問題成為一大阻礙。翁誌聰承認,在政府財政稅收減少的情況下,給予文學的預算也沒法再增加。「我們只好作出取捨。核心要推動的還是要做,包括資料的數碼化,因此我們會優先處理。」


台文館前身是台南州廳,設計師的另一作品為台北總統府。

 

發展香港文學館

反觀香港,儘管文化界如何吶喊,設立文學館的訴求遲遲未得到回應,於是民間自設「香港文學生活館」,舉辦文化分享活動。但是翁誌聰說:「民間文學館的確很辛苦,推廣活動還可以,但典藏那部分非常花經費和人力物力。如果沒有政府的支持,我覺得是不容易的。」

 


專題其他文章
・・・・・・・・・・・
〈源遠流長的出版進化論〉 〈華文書業案內人〉 〈辭官歸田開書店〉 〈網絡書店乘勢再擴展〉
〈台灣獨立出版群像〉 〈主流以外的台灣文學〉 〈官方牽頭推廣台灣文學〉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