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字遊體育世界-講波佬 讀書人 鍾志光

photo/ 李偉圖


被稱為「萬能鍾」的鍾志光(鍾仔),除了是著名足球評述員外,亦是劇集裡主角的上司或是江湖術士;但原來鏡頭後的他,更熱愛閱讀。今次鍾仔不講波,轉講書。「喂,講好啲喎,老友!」

 

體育屬動、閱讀屬靜,但鍾仔從小已與兩者結下不解緣。「我小時候已經愛看書,例如《老夫子》漫畫。而且我愛好體育,所以每天放學都會去公共圖書館,把當日所有報章的體育版都讀完,尤其愛讀對各項體育比賽有詳細報道的《香港時報》和《工商日報》。我也不怕讀大量文字,閱讀的興趣就由此起。」

鍾仔寄語學生多閱讀經典,假以時日就會明白箇中內涵。

 

熱愛中史點線面

像不少男孩子一樣,鍾仔在求學時期愛踢足球打籃球,今次的訪問地點九龍塘牛津道球場,更是他放學後的樂園。不過除了球場,這名「波牛」也愛藉著書本,穿越中國歷史的世界。「我有幸在求學過程中遇到好老師,啟發我對中史的興趣。當時教西史的袁永強老師推薦我們讀司馬長風的《中國近代史輯要》,它每篇文章的篇幅不長,但很有趣。例如上課讀到『七七事變』,教科書只會平鋪直述說明時序和經過。但這本書的其中一章卻以『七七事變誰先開槍』為切入點,令我讀得津津有味,才發現讀歷史也可以很有趣。」

對於現在的學生普遍對歷史科目敬而遠之,鍾仔覺得很可惜,只怪學校未能以有趣的角度教學。

「我認為認識歷史事件,人名和年份並非最重要,最重要是『為甚麼』,因為它才是歷史事件的源起。可惜現在的課程只以時序串連歷史事件,令學生為牢記史料而頭痛。為何不能以人物為點、事件為線,再綜合事件的不同層面去講解?」

 

從朗誦領略文學之美

中學畢業後,鍾仔入讀師範學院,當過一陣教師,不久就加入傳媒,開始體育評述的生涯,但他一直期望回到校園的一天。「我曾修讀康樂管理文憑課程,是投身體育傳媒行業的契機。但當時我跟自己說,如果將來有機會再進修,一定要讀自己有興趣而不是為了工作需要的科目。」雖然當時已在電視台擔任體育節目主持,工作時間日夜顛倒兼且不穩定,但仍無阻鍾仔求學的熱誠。他兼讀了一個人文學科的學位後,再修讀中國語言及文學的碩士課程,在工餘時間研究他的另一閱讀興趣—中國文學,更遇到影響至深的良師。

「我有幸遇上從澳洲回到港大任教一個學期的陳耀南教授,他能夠將沉悶的材料演繹得很有趣,令我深深感受一個好老師的重要。我記得有一節課,他教同學朗誦杜甫詩─因為不少修讀中文的同學,踏出校門之後就會成為中文老師,可能要教學生朗誦,所以要先學懂一些技巧。那時我只是去旁聽,但他也給我機會在堂上朗誦,然後給我很好的建議,令我對中學之後再沒參與的朗誦活動重拾興趣。」後來鍾仔更以《從杜甫詩談朗誦與中國文學的關係》為畢業論文題目,而在研究朗誦的過程之中,令他了解背誦經典文學作品的意義。

「以前我們讀書,要背誦詩詞等範文。雖然背誦過程可能很痛苦,但當人生遇到困惑時,一首詩歌、一段文字,可能就足夠我們反思。古今中外不乏優美的詩詞,懂得欣賞的話,我們亦會懂得人情人性,對世界產生感情。可惜現今香港的語文教育只著重讀寫聽說,不著重人文欣賞,學生不需要強制讀範文,而參加朗誦活動都只是為了『儲證書』,或為學校贏比賽,普通的學生就不敢參與,平白失去享受朗誦樂趣、欣賞中國文學的機會。」他說。

離開校園後,鍾仔沒有放下書本。直至現在,就算每天忙著主持體育節目和拍劇,他仍堅持每天閱讀。「拍劇集時經常要等埋位,有些演員喜歡談天,有些喜歡看電視,我必定會帶一本書,在錄影廠內找個有燈光的角落閱讀。我近期正在讀關於文革前後文人事跡的書籍,例如《曾敏之評傳》。有位老演員見到我讀這本書,就跟我分享自己也曾經歷過文革,我馬上邀約他翌日喝茶詳談。」

 

缺乏閱讀有礙推廣體育

閱讀中國文學和歷史的書籍是鍾仔的興趣,至於閱讀和體育相關的書籍,則是工作需要,可是他慨歎體育傳媒工作者沒有時間以閱讀裝備自己。「香港沒有幾個全職的體育評述。雖然我的主項是足球評述,但其實我也是兼職,平時也要拍劇和兼顧其他工作。就算要主持大型運動會,例如奧運或亞運,也是四年一遇,期間根本沒有太多機會去做詳細的研究和準備。雖然以往的經驗都能夠應付需要,但這無助市民更認識各項運動項目,甚至香港體育界的發展。」鍾仔說。

他舉例說,因為自己對中國的歷史和文化有相當的了解,所以在2008年擔任北京奧運的評述工作時感到得心應手。

「京奧開幕的翌日,當我完成工作乘車回選手村時,與鄰座的瑞典記者閒談。他說開幕式很好看,但覺得有些部分,例如活字印刷的表演有點沉悶,而主辦單位亦沒有提供相關的資料,所以他看得一頭霧水,我就向他解釋文字和印刷術對中國文化承傳的意義。」

反之,2004年的雅典奧運開幕禮,卻是另一個故事。「當年的開幕禮,融合古希臘神話、奧運歷史、愛琴海文化等,內涵非常豐富。但主辦單位前一日才提供薄薄幾頁的流程表,而且當地互聯網的速度太慢,根本沒有機會讓主持們臨時找資料,加上缺少參考書在手,所以我在評述時,只能靠有限的知識和材料去『打天才波』。」他說,現在不少在體育記者都很有心想推廣體育,不少報道的質素都非常不俗。但如果平時他們有更多時間去閱讀和準備,不就可以把更多更好的體育知識帶給受眾嗎?「可是現實環境不容許他們這樣做,我覺得很可惜。」

多得中學時代老師的啟發,令鍾仔熱愛閱讀文史哲書籍。

 


 

受訪者/ 鍾志光
體育評述員、演員,亦為香港晨曦體育會秘書 

 


專題其他文章
・・・・・・・・・・
〈閱讀體育二三事〉 〈運動員的讀本.方綺蓓〉 〈講波佬 讀書人 鍾志光〉 
〈日本漫畫動起來〉 〈健身書 傷身書?〉 〈運動員的讀本.陳浩鈴〉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