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席話】

尋找快樂的故事 Alain de Botton

text/ 梁慧思、黃培烽 photo/ Rosie Yang


英國作家艾倫.狄波頓(Alain de Botton)的普及哲學著作,在歐美甚至世界各地廣受歡迎。《ReadIt悅閱》遠赴倫敦專訪這位英倫才子,聽他剖析現代人面對的問題,以及如何通過哲學及文化慰藉心靈。

 

訪問前一天,英國剛迎來近年最炎熱的一日,最高氣溫比香港更高。當我們造訪狄波頓位於倫敦的工作室時,他親自開門迎接,又客氣地為屋內沒有冷氣而道歉。室內溫度估計有廿八九度,我們就像古希臘人般,冒著汗,開始談哲學。


何謂快樂因人而異,如何尋找亦各師各法,但狄波頓建議人們回到藝術和哲學尋求慰藉。

 

建立全面的快樂觀念

狄波頓被傳媒譽為「人民哲學家」,那麼對於他來說,哲學是甚麼?對人生有甚麼用處?他說:

「哲學可以為人生帶來重要的答案,成為心靈藥方。就像在古希臘,如果你心靈患病時,你會去請教哲學家,他會提供建議,幫助你在行為上作出相應的改變。」

狄波頓的作品,主要探討生活在富裕社會的人面對的問題。「很多發展中國家的人民,要為食物或者其他基本需要而煩惱;活在富裕社會的人有溫飽,卻活得不快樂,社會上充滿不同的張力,令他們焦慮和緊張,並感到孤寂,不知生命有何意義。」他說。

他認為現代資本主義社會講求生產力,每每將金錢與成就和快樂掛鉤,人人也要參與社會的競爭,人心的平靜安穩卻被忽略,每個人都覺得活在痛苦之中。「雖然近年出現了一些快樂國家的排行榜,但現時仍未有一個在政治和經濟上公認的快樂量度方法,金錢仍然是主流的準則。事實上,金錢和快樂的確在很多時候都配合得很不錯,但也有例外。你看南韓的經濟發展迅速,但自殺率卻是全球最高,就是因為當地一些傳統觀念,與現代社會的價值觀互相衝突,令不少人感覺痛苦。

「我這樣說,不是要否定銀行家或生意人的成功,只是認為『金錢買到快樂』並非正確的論述,現代社會需要對『快樂』建立更全面的觀念。」他補充。

 

哲學的慰藉

狄波頓多次強調,人要在事業上的成功,以及心靈的滿足之間取得平衡,這或許與他的成長背景有關。他生於瑞士,父親是資產管理公司的創辦人,他自小被送到英國寄宿學校讀書,後來入讀著名的哈羅公學及劍橋大學。在香港的標準來看,他絕對是「贏在起跑線」的代表,但他對此不以為然。「我們成為怎樣的人,很多時候取決於童年生活。在現代社會,家長們忙著工作賺錢,忽略了與子女的關係。但他們同時知道,應該向子女給予愛,所以他們會努力滿足孩子物質上的要求,讓他們有美好的生活,或望子成龍,努力栽培他們,建立他們的自信,但這通通不能滿足子女心靈的需要。」

雖然狄波頓不想多談家庭生活,但坦言少年時代並不快樂,總被一些莫名奇妙的憂愁困擾著,最後從閱讀、寫作、欣賞畫作、電影及音樂等方式獲得釋放。這段經驗亦直接影響了他的寫作方向,他的著作強調文化慰藉心靈的作用,像《藝術的慰藉》(Art as Therapy)一書,就提出以藝術作品的治療功能來定義其重要性。

「社會上大部分人都並非學者,他們並不想知道藝術作品的完成日期,而是它有甚麼意思、為甚麼有趣等─這就是我寫作的方式。」

所以他的所有作品,都是以日常生活的各個範疇,例如愛與性、工作的悲與喜、身分地位的焦慮、旅遊、新聞報道等為切入點。無論是自傳體小說《我談的那場戀愛》(Essays in Love),或是導讀形式的《擁抱似水年華》(How Proust Can Change Your Life),狄波頓都以深入淺出的文字,向讀者闡釋不同的哲學和藝術概念。書中沒有甚麼艱深道理,但如果掩卷之後,讀者覺得識多一點點,或者感到療癒,就達成了他的目標。

「以前人們會利用文化藝術作為慰藉,就像十九世紀時,歐洲的宗教發展走下坡,文化就乘勢而起,使得博物館和文化場所增長迅速;可是直到現在,我們卻很少尋求文化去幫助我們面對人生。我希望提倡文化的療癒作用,這可能是流於通俗,但我們卻需要它作為重整心靈的過程。」他說。


儘管受到不少學者和專家的批評,但狄波頓的著作,仍對普及哲學有很大的貢獻。

 

才子商業化

要將哲學和藝術帶入尋常百姓家,除了寫作,狄波頓亦到不同地方作講座,又將自己的著作製作成紀錄片。2008年,他創辦社會企業The School of Life(人生學校),舉辦工作坊、提供閱讀治療等服務,教人以藝術和哲學思想應對生活的困難。學校在法國、土耳其、荷蘭、比利時、澳洲等地開枝散葉,今年十月亦將會在南韓首爾開設亞洲第一家分校。翌年他又成立Living Architecture(活的建築),夥拍建築師,在英國各地興建以人為本的旅店。這些項目令他名氣更盛,亦賺得可觀收入。

作為公共知識分子,狄波頓在商業上的成功,惹來不少非議。有人批評他以文化作為手段、以哲學作為包裝圖利,但他對此絕不同意。

「賺錢不等於做壞事,而是取決於如何賺錢。如果有人透過殺人或拿去別人的肝臟謀利,那當然是壞事,但如果透過幫助人而賺錢,卻是好極了!事實上,我們的經濟活動亦是如此,例如餐廳從南中國海捕獲龍蝦以饗顧客,就幫助了他們滿足口腹之欲;鎖匠負責開鎖,他的工作亦為人解決問題。我創辦『人生學校』,就是希望幫助人們處理他們生命中遇到的問題,例如是孤獨、憂傷等。我希望生意人可以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生意,如果可以助人同時賺錢,何樂而不為?」

狄波頓承認,不少學者和藝術專家等,都不喜歡他的寫作,認為他的作品只是自我療癒(Self help),過分簡化哲學和藝術等概念。但狄波頓反而覺得困在象牙塔的人應該反省。「哲學的本意,就是要解決人生的種種煩惱和困惑。但哲學家卻讓自己抽離現實世界,對俗世的痛苦充耳不聞,只是在象牙塔中鑽研範疇極其狹窄的研究,以精英主義看待文化。」

狄波頓說,面對四面八方的批評,他早已習慣,但他坦言始終感到有點不快。「現在網絡資訊發達,人們有很多發表意見的渠道,但亦很易感覺被冒犯。但有些負面的評論,的確會影響我們的項目,甚至抹殺了整個團隊的努力,我為這感到不快。但我很清楚自己在做甚麼,這是長期而且艱鉅的抗戰,我不會因為人們的批評而輕易改變自己的想法和工作。」

 


 

受訪者/ 艾倫.狄波頓 Alain de Botton
作家、哲學家、製作人。生於瑞士,現居英國,著作包括《哲學的慰藉》、《我談的那場戀愛》、《新聞的騷動》等,並創辦The School of Life及Living Architecture。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