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找一幅可自由撒野的草原

text/ Thickest Choi@草原地圖


2009年,我剛離開香港教育學院研究助理工作,拿著一點小積蓄,到歐洲走了40多日。旅途上,印象最深刻的不是甚麼教堂、古建築,而是德國德累斯頓河畔的一片草地。

五一勞動節下午,我乘火車離開柏林,前往德累斯頓,下車時已是四五時左右,不少店舖都準備關門。到青年旅舍放下行李後,我便簡單在附近走一趟,不少商店已經打烊(也是典型的歐洲城市吧),然後買了點啤酒咖啡和食物,就隨著當地人的生理時鐘休息。

起床就隨著旅館提供的地圖,四處亂逛。舊城區的古建築群不是不美,只是早前在其他城市看得太多,博物館美術館都已經看到有點審美疲勞,腦袋需要放空。打開地圖,看見「易北河」的名字,索性就走到河邊透透氣。傍在河岸的欄杆,只見對岸有一片狹長的草地,很多居民或坐或臥,非常熱鬧。

步過跨越易北河的橋,踏上草地,附近全是周末來放鬆玩樂的當地居民。有的拿著幾罐廉價啤酒,打大赤膊,陽光下三五知己喝個痛快;有的帶一兩本書,在陽光下閱讀,讀累了就把書當眼罩,躺在草地上休息;少不了簡便地野餐的情侶或小家庭,小孩子、小狗就在附近亂跑,曬太陽、聽音樂⋯⋯草地很長,愛熱鬧的可以走在鄰近橋的一邊,怕熱鬧的可以自行走遠一點。

這不是公園,沒有規矩標準,也沒有人教他們怎樣用這個地方。一切都很自然。回望對岸舊建築為主的舊城區,一新一舊、活力和傳統的對比,非常有趣,也非常美麗。

那一刻,我非常羨慕他們。我們平日有這種閒情逸致嗎?我們也有這種地方,可以無拘無束的放鬆和活動嗎?

好像沒有。

呷了兩口啤酒,我跟自己說:只能羨慕。

 

* * * *

 

後來回到香港,我看到一些有關西九龍文化區的新聞,只覺得那些討論都是空中樓閣。他們可有想過,我們一介草民需要的是甚麼?工時過長、工資大部分用來交租供樓,大家都掙扎求存,連工餘看套電影、陪伴子女的時間也不多,何來空間時間興致,去參與文化藝術活動?

我們需要的不是一座又一座的建築物。香港的建築物夠多了,可是再高聳奇特,也不見得我們日常生活,過得比德累斯頓草地上的居民自由。

我們需要的,是自由的時間、自由的空間。自主地過生活,文化藝術才有空間蓬勃成長。

我們該先有正常合理的生活。否則再多的建築,也只是海市蜃樓,幻象而矣。

2009年7月13日,我在面書貼了這幅相片。那時我是這麼想的:

「香港需要的只是一個草原。一個讓文化生態自由成長,讓民間活氣自由發揮的草原。

「甚麼都不用建設給我們,甚麼都不用安排給我們;我們需要的,只是一個自由生活的地方,自由撒野的草原。草原可以高歌,可以低泣;可舞可蹈,可立可臥;人人都喜歡到這個地方無所事事,事事也可以在這個人人愛到的地方發生。

「在維港兩岸一根又一根陽物的包圍下,我們最需要的,大概就是這種虛白、難得一見的透氣空間。」

這些年紛紛擾擾,不知道這願望是近了還是遠了。只是希望,終有一日,我們無須羨慕歐美日韓,可以自由、自主、自信地過日子。

 


 

文/ 蔡志厚 Thickest Choi
獨立藝術文化工作者,草原地圖發起人兼統籌。草原地圖成立於2011年,以網站資訊及籌劃活動,例如草民音樂節、交換草場等,鼓勵香港人多用草地,並展示草地作為公共空間、文化藝術場域的各種可能。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