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香港.旅遊.書-寫出不一樣的香港.陳思祥

photo/ 楊德銘


香港人眼中的香港

日本人池上千惠欣賞香港的日常生活,香港土生土長的《Lonely Planet(國際版)香港》統籌作者陳思祥(Piera),就希望藉著旅遊書,向讀者細述香港開埠百多年來的歷史點滴。

 

由讀者變作者

Piera說,自己本來是《Lonely Planet》(LP)的忠實讀者,七年前開始,她以自由身分加入LP的編著團隊,現時主要負責撰寫港澳地區及南中國省分景點的介紹。LP是不少遊客心目中的旅遊天書,由LP的讀者變成作者,Piera深深感受它在這些年來的轉變。

「以前LP的讀者主要為背包客,他們愛自由,去旅行不想有太多計劃,所以LP只要為他們提供最必需的資料,其他就留待他們自己發掘。但現在資訊氾濫,人們也習慣被『餵』資料,他們需要更多Guidance(指示),例如甚麼地方在哪裡,一定要寫得清楚,所以我們也因應需求,不斷加入更多硬性資訊。因此,近年LP發展出一套寫作格式範本(Template),讓全球所有LP作者跟隨,好讓書系的風格更統一。」她說。

 

以不同視角和風格寫作

不過Piera補充,LP仍然提供很大的空間,讓作者寫作時展現個人風格,述說自己想講的地方故事。「例如我熱愛香港的歷史和藝術文化,所以會在介紹景點之餘,加入相關的內容,希望讀者來香港深度旅遊,認識和尊重本地文化,而不是吃完看完就走。」例如她也很喜歡獨立音樂,而觀塘就有不少地下音樂的表演場地,雖然LP沒有專門介紹觀塘景點的部分,但她會在「秘密景點」的欄目介紹。

最新修訂的LP香港澳門篇,由Piera及另一位美籍作者聯合撰寫。她們各自負責不同區域的介紹,因為視角不一樣,筆下呈現的香港也有一定分別。Piera說:

「例如我很愛划龍舟,所以花了不少篇幅去介紹這個習俗,寫南區的介紹時,亦著力講解漁民文化,引申至香港由漁村演變而成的歷史。但如果由其他外籍作者去寫南區,他們可能覺得那裡的海灘更有趣,讀者就可能會接收到其他資訊。」

 

淡化「中國式」印象

LP的讀者,大部分都來自西方國家,不少人對於香港甚至中國,仍然有一些不合時宜的「遠東遐想」。Piera理解這些讀者的想法,但希望淡化這些「中國式」的既定印象。「LP以金碧輝煌的寺院及紅色帆船作為香港篇的封面,因為連編輯都覺得這些才代表香港呀!但我想告訴他們,香港是多元的城市,有小店也有國際名牌、有菠蘿油也有炸子雞。你可以到邊境尋根、可以到錫克廟與教徒共晉午餐、可以與時裝人討論華衣、晚上可以看粵劇、唱卡拉OK。全靠完善的交通和法治系統,這地方提供無限可能,而這複雜的生態才是香港有趣的地方。」

問Piera最難落筆介紹的景點,她笑說是商場。「現在各區的商場,商舖都差不多,很難向讀者解釋它們不同的特色。另外就是旺角和深水埗的電腦商場啦,我覺得每個也差不多,要向一個經常光顧的朋友請教,才知道它們有微妙的分別。」

參與LP的編撰工作,令Piera以另一角度看香港。

「以前香港只是我生活的地方,但現在每次走在街上,我也會細心留意不同地方的有趣之處,或是它的轉變,或是以前從未留意的地方,令我對這城市漸漸產生戀愛的感覺,想知道更多,也想跟人分享。」

 

1  中環碼頭

早上相約Piera在中環碼頭,她望著橫越維多利亞港的天星小輪,講解這最古老的公共交通工具之歷史:「1880年,一位來自印度孟買的巴斯人(Parsi)買下一隻汽船,作為家人的交通工具,並成立九龍渡海小輪公司。他是個拜火教徒,當時這教派在香港很有影響力,麼地道紀念的麼地爵士(Hormusjee Naorojee Mody)就是當中的佼佼者,可見十九世紀時,香港社會已經非常多元,富甲一方的更不單是洋人。及至1898年,天星小輪公司成立,但仍然保留拜火教的五角星標誌,一直到現在。而天星小輪亦見證了香港的大歷史,例如在1941年,港督楊慕琦乘小輪到尖沙咀半島酒店,向日軍投降;1966年小輪加價五仙更引發騷亂。

「當然,小輪本身是十分值得旅客乘搭的交通工具,約10分鐘的船程,可以飽覽維港兩岸的景色,是來港必定要嘗試的體驗。」Piera說。

 

2  中環街市

由碼頭信步走約10分鐘,就到達中環街市。Piera說:

「通常一些沒甚麼值得看的景點,《Lonely Planet》都不會收錄,中環街市是例外。它除了是中環半山行人電梯的起點,更是有包浩斯(Bauhaus)風格的建築物,它的Streamline moderne(流線現代)元素,在三十年代算很前衛。加上它曾是亞洲首屈一指的肉類市場,就算居住在跑馬地的主婦或者傭人,都會前來買菜。雖然活化的計劃遲遲未上馬,但每逢周日假期,在港工作的菲律賓人都會來到這裡休憩,彷彿變成工人階級的遊樂場,不經意成就了包浩斯建築期望達到的烏托邦思想。」

 

3  百姓廟

沿著半山行人電梯上山,再從荷里活道走到太平山街,就見到一座紅色的廟宇,屋樑掛滿黃色大盤香,就是盛載著華工血淚的百姓廟。Piera說:

「香港是個移民城市,不少人從中國來港,再到南洋或其他國家工作。有的很幸運落地生根,有的卻客死異鄉。很多人沒有錢把逝去的親人送回家鄉安葬,就會在這裡安放先人的神位,這裡也有約3,000個。此外,十九世紀的中環,有不成文的種族隔離,中環以西的地區才是中國人聚居之處。不少人生病卻沒錢看醫生,就會在廟宇附近等死,所以這區的衞生情況很差,甚至曾經出現瘟疫。後來殖民地政府終於正視中國人的醫藥需要,就促成不少醫療及福利機構成立,例如附近的東華醫院、西營盤的贊育醫院等。」

4  陸羽茶室

中午時分,Piera再帶我們回到中環史丹利街的陸羽茶室,一邊吃著懷舊點心,一邊講解它的故事。

「陸羽是我很喜歡的店子,也很值得旅客來觀光。它除了是香港碩果僅存的舊式茶室,更繼承香港嶺南文化的血脈。它在1933年開幕,當時不少南來文人、報業工作者、唱戲老倌等,都愛在這裡邊品茗,邊討論家國文化事。加上這裡的裝潢,例如是彩色玻璃、門框、掛畫等,都充滿嶺南風格。當時嶺南派就是提倡反封建、接納新事物、將藝術大眾化,從陸羽的內外,都可見到香港擔當著承繼嶺南遺風的重要角色。」

 

 


 

受訪者/ 陳思祥(Piera)
《Lonely Planet(國際版)香港》統籌作者

 


專題其他文章
・・・・・・・・・・
〈環島名勝今昔對照〉 〈寫出不一樣的香港.池上千惠〉 〈寫出不一樣的香港.陳思祥〉 〈官方指南記香港變遷〉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