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書評】我城歷史的守護者

text / 鄺智文


筆者曾聽說一位老師的親身經歷:他在歐洲某檔案館查看關於女巫審判的紀錄時,發現一張古舊白紙。極具偵探頭腦的他,偷偷地把檸檬汁滴在紙上,上面居然出現一段關於案情的文字⋯⋯

 

在俄羅斯國家圖書館的一角,收藏了一批各式各樣的裸體書籍、繪畫和錄影等,它們是前蘇聯政經領袖的私人情色藏品。以今日的標準看,這些藏品之中,不少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裸體畫和素描,但在情色被視為反社會主義的時代裡,卻是當時只有領導人才可以「享受」的「珍藏」。若非圖書館人員於蘇聯解體後,仍然特地保存這批藏品,這些「珍藏」可能會被分門別類放回「藝術」、「電影」等類別,不能再反映蘇聯極權體制對人類慾望的壓抑與扭曲⋯⋯

2011年4月,英國最高法院迫使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部承認,一直擁有一批關於英國在四十年代末期至八十年代,如何壓制各殖民地政治運動的檔案,政府更被發現有系統地銷毀將來可能對其不利的檔案。其後,政府被迫將檔案分批送到英國國家檔案局(The National Archives),供公眾查閱,與香港有關的檔案亦將被公開⋯⋯

以上只是無數文獻遺產(documentary heritage)故事的其中三個。如要了解香港文獻遺產保存歷史以及現況,則可參考盧敬之博士的新書《文獻遺產的保存:與香港圖書館員和檔案員的對話》(暫譯)。盧氏是香港少數圖書館專業人員,現為日本筑波大學圖書資訊媒體學系副教授。他提到其新書有三個目的:向有志投身圖書資訊學(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cience)的學生介紹行業實況、記錄香港豐富多樣的文獻遺產,並向在香港各大小檔案館、圖書館,以及特別館藏服務的人員致敬。

本書並非傳統學術體例的著作,而是以訪談錄的形式,分16章介紹逾20名在香港工作,或來自香港的專業圖書館員和檔案員,包括四出奔走倡議設立《檔案法》的香港檔案學會會長、政府檔案處前(署理)處長朱福強、檔案處的另一拓荒者鮑卓善(Don Brech)、管理香港社會發展回顧項目(Hong Kong Heritage Project)的敖敏俐(Ammelia Allsop)與張有為,以及香港海事博物館的畢宛清和Robert Trio等。從訪談錄中,我們得以瞭解在1945年後,殖民地政府緩慢地建立政府檔案管理服務的過程、個別官員對檔案的重視、政府決策部門不願移交原始檔案,以及檔案處如何在缺乏資源與支援的情況下,搜羅戰前政府檔案,並整理數量龐大但雜亂無章的戰後檔案這些工作對研究者、新聞工作者、學生,以至任何一位希望利用香港政府檔案的市民均極為重要。

作者和一眾受訪者亦強調,雖然檔案員和圖書館員部分工作面向有所重疊,而且常被人混為一談,但前者處理的檔案絕大部分和圖書不同,因為檔案大多是獨一無異的藏品,其價值難以量化,用途亦不能預計,就如筆者老師在檔案館遇見那一張十七世紀的白紙一樣。正如朱福強指出,所謂永久保留檔案,並非指10年20年,而是動輒過百年甚至直達千年的保存。如人員對藏品的脈絡缺乏認知,即使藏品被保存下來,其價值亦已大打折扣。可見,檔案工作不只是整理目錄或建立資料庫,而是一門涉及科學和人文價值的學問。

除了公共機構的檔案館和圖書館外,本書亦介紹了香港極為多樣的私人文獻遺產館藏。從這些館藏可以看出香港國際城市的歷史地位,以及香港人及其文化的多樣性。相信除了工作上需要與檔案館或圖書館有頻繁接觸者,或本地歷史文化愛好者外,很少人會知道香港有不少無名英雄,正如荷里活電影情節一樣,在拯救我城的歷史。這些私人館藏包括嘉道理家族的檔案、私營博物館如醫學博物館和海事博物館的資料室、香港猶太社區中心和歌德學院的圖書館、由網上志願者組成的gwulo.com,以至中華國術總會正在建立的數碼武術資料庫等。

對於有志研究香港歷史文化者,本書亦可算是一本頗有用的工具書,它除了介紹各館藏,並讓一眾檔案員和圖書館員現身說法外,更提到他們面對的問題,尤其是資源問題。由於館藏的價值極難以金錢衡量,因此不少資料館均要克服資源、空間、人手等問題,特別是在私人企業中運作的資料館。

在香港,傳媒討論歷史時,大多偏重親歷其境者的記憶,甚至出現不問回憶資料是否可信,而將之奉為最「原汁原味」的傾向,社會亦把歷史書寫視為回憶和「史實」的整理,而非有立場的論述。迷信個人或集體回憶而輕視文獻,不但使歷史檔案不獲社會重視,更使社會忽略了個人回憶以外的歷史,特別是絕大部分屬於一般受訪者未必知曉的政府決策或數據(例如上述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部檔案事件),而且亦容許少數知情者在其回憶錄或口述歷史中遮蔽部分真相,甚或蓄意歪曲。最重要者,這種傾向使人陷入一種錯覺,以為歷史書寫只為重現過去,而完全沒有任何價值判斷和意識形態影響。當然,文獻資料亦有其限制,有造假或蓄意隱瞞的可能,但在「孤證不立」的基本原則下,使用多個檔案或文獻來源,的確有助我們更全面地了解過去。

誠然,搜尋檔案的經歷,大多不如筆者老師發現隱形女巫檔案般富有戲劇性,但在浩瀚的舊紙堆中找到關鍵文件的喜悅,確是難以用筆墨形容,而檔案人員在此過程中居功至偉。

 


 

Preserving Local Documentary Heritage: Conversations with Special Library Managers and Archivists in Hong Kong 
作者/ Patrick Lo
出版/ 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

文/ 鄺智文
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研究助理教授,研究興趣為軍事史、近代東亞史及香港軍事史。著作包括《重光之路—日據香港與太平洋戰爭》、《老兵不死:香港華籍英兵(1857-1997)》等。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