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進步青年

text/ 梁慧思 photo/ 陳嫻嫻


去年九月,香港發生雨傘運動,令不少年輕人認真思考香港的未來。

回首100年前的九月,中國也醞釀著一場翻天覆地的變化。1915年,《新青年》雜誌創刊,引入新思潮,更為後來的新文化運動推波助瀾,深深影響中國文化和政治的發展。

如果將時間推回《新青年》面世前幾年,就會發現部分雜誌活躍分子例如陳獨秀和蔡元培,曾為了推翻腐敗的朝政而走激進路線,加入秘密組織學做炸彈,意圖暗殺當權者。民國建立後,時局仍然混亂,這些青年人換個角色,以輿論監察政府,以知識推動社會進步,縱使被口諸筆伐、被打壓被拘捕也在所不辭。

為了捍衛他們相信可以改變社會的主張,例如「德先生」和「賽先生」、使用白話文、廢孔學、提升女性地位等,這些讀書人更不惜「聲色俱厲,寧肯旁人罵我們是暴徒流氓,卻不願意裝出那紳士的腔調,出言吞吐,至使是非不明於天下」、又有「必不容反對者有討論之餘地」的霸道(陳獨秀語)。

時移世易,幾多被認為是大逆不道的思想,現在都變成了生活的常態;那些當年被批評為自以為是的「暴徒流氓」,今日被推崇為帶領中國走進改革浪潮的先導者。

不過,當年的抗爭未竟全功,直至現在,無論香港、中國以至全球各地,仍有不少青年為了爭取民主自由、男女平等以及其他的理想而付出代價。現在重看《新青年》,向一個世紀前的進步青年學習,從他們的文字之中,尋找改變社會的良方,別具意義。

擇善固執是青年應有之義,至於主張和做法孰對孰錯,歷史自有公正評價。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