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背後】

獨沽一味的書店

text/ 梁慧思 photo/ 張國耀


面對連鎖式大型書店和網上書店的競爭,各地的獨立書店要生存,就要有獨特的性格和定位。譚端利用自己的興趣和專業,在台北開設只賣推理書籍的書屋,不但在芸芸書店之中突圍而出,更成為推理迷的朝聖地。

 

開一間書店,是不少人畢生的夢想,譚端卻說是迫不得已的選擇。「40 歲之前,我都沒有在台灣的社會工作過。以前在英國讀碩士,之後在大陸當記者。直至40 歲回到台灣,第一份工作就是拍紀錄片。」後來譚端開了一家文創公司,邊開店售賣舊物,邊拍一些「很有想法」的戰爭歷史紀錄片,可是拍片一闊三大,在資源緊絀的情況下,譚端決定把舊物店轉型賣書。


偵探書屋店主譚端,和以推理小說作家克莉絲蒂命名的小狗阿嘉莎。



時為2014年,台灣的獨立書店已經成行成市,要在激烈的市場之中站得住腳,譚端決定開一間類型文學書店。他說:「專門銷售某個專業範疇書籍的書店不算罕有,例如是設計呀,漫畫呀,甚至宗教的也有,但只賣某一種類型文學的就沒有。」因為他以前曾經翻譯過外國偵探小說,所以決定開一間推理書店。

提升類型文學地位

以推理小說為書店的主題,除了與譚端的工作經歷有關外,他亦想藉此提升類型文學的地位。

「大家看推理小說,都只當是娛樂,沒有認真看待,甚至覺得它不如純文學般有價值。但其實它具有宣揚人性真善美的社會意義,用一個最簡單的說法,就是推理小說很多時候用娛樂的方法,書寫人間的悲苦困境,甚至社會的變態,而其實其他文學作品很少會訴說這一個部分。

不少人工作壓力太大,或者在社會上遇到很多不公平的事情,但在現實狀況下沒辦法解決,他們就會讀偵探小說。故事之中可能有人被謀殺、枉死,然後偵探為他平反,令冤情得到昭雪,犯人繩之於法。當真相被呈現之後,讀者的心理就會得到舒緩。這些故事其實都有很深的意涵,我覺得很有教育意義。」他說。


書店內的角落,擺滿在推理故事之中經常出現的小道具,營造氣氛。


除了外國著名推理小說,偵探書屋特設台灣推理書架,推廣本土作品。

 

成為創作者學習及合作平台

譚端希望藉著書店提升推理小說的地位,亦希望它能發揮更大的社會功能。

「對我來說,賣書是太窄了。我開書店的意義不只是賣書,單純交易對我沒有意義。如果我可以inspire(啟發)你的一些想法,這才是我要的。」

他想啟發的對象,不是固有的推理小說迷,而是平常生活忙碌的大眾。「對這些人來講,他們其實不知道自己想要甚麼,也沒有太多想法。先不說去啟迪他們,單是以書本去娛樂他們,都是一件有意義的事。如果我的書店能多拉一個人喜歡類型小說,對我的生意,對於類型小說作者,甚至整個行業都有幫助。」

因此,偵探書屋經常會舉辦不同類型的活動,推廣推理小說。「我們先有讀書會,請來資深的推理小說作家和評論員教大家看好書。我們也有寫作課,也是由作家來教授怎樣寫類型文學―所以說,我們是先鼓勵人們閱讀,然後再教他們創作。」書店不單成為台灣推理小說作家和讀者的聚腳地,連日本和國外推理作家訪台,都會在此舉辦活動,曾經到此一遊的訪客包括島田莊司、辻村深月等,令書店成為不可多得的推理「聖地」。

除了連結作家和書迷,譚端亦希望書店能成為不同領域創作者互相學習,甚至合作的平台。「早前我們做了一個實驗,在書店上演一個舞台劇,把出版界和娛樂圈的朋友拉在一起。電影電視的製作人或會在此認識一些作家,作者也可以與他們討論,然後創作一些可被改編的作品。」

舞台劇的反應很不俗,譚端亦樂見本地的影視工作者對推理文學的興趣。因此,他計劃明年在店內舉辦編劇班,由影視編劇教授創作劇本的技巧。「現在台灣編劇寫的多是偶像劇,影視界的朋友也沒有幾個有改編推理作品的技術。我希望從小規模開始做起,幾年之後,這裡或許能培養出一個推理編劇家。」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