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推理事件簿-推理小說的點與線

text/ 編輯室


在文學歷史上,推理小說自十九世紀才出現,算是比較「年輕」的類型文學。有文學評論家認為,這與當時西方國家現代警察制度的確立關係密切。在此以前,小社區只由義工管理治安,而隨著社會急速發展,人們紛紛湧到城市居住,罪案日益增加和變得複雜,「保長」制度已經不合時宜。法國早在1667 年成立全國制服警察隊伍,而英國在1829 年頒布的《都市警察法》,則成為現代警察的模範。以警察調查罪案為情節的小說,亦由此而生。

 

在文學歷史上,推理小說自十九世紀才出現,算是比較「年輕」的類型文學。有文學評論家認為,這與當時西方國家現代警察制度的確立關係密切。在此以前,小社區只由義工管理治安,而隨著社會急速發展,人們紛紛湧到城市居住,罪案日益增加和變得複雜,「保長」制度已經不合時宜。法國早在1667 年成立全國制服警察隊伍,而英國在1829 年頒布的《都市警察法》,則成為現代警察的模範。以警察調查罪案為情節的小說,亦由此而生。

1841 年美國作家愛倫.坡(Edgar Allan Poe)的《莫爾格街兇殺案》,被公認為推理小說的原點,故事以巴黎的偵探杜賓(C. Auguste Dupin)介入調查一宗密室死亡事件為骨幹,不但確立了古典推理小說的敘事方程式,而只聆聽第三者口述案情而破案的杜賓,亦成為「安樂椅偵探」(Armchair Detective)的第一人。在大西洋的另一邊,英國作家威爾基.柯林斯(Wilkie Collins)亦在十九世紀中期寫成奇情小說《白衣女郎》和《月光石》。雖然小說風評欠佳,卻是英國推理小說的先驅之作。

與此同時,美國女作家安娜.凱薩琳.格林(Anna Katharine Green)出版多部以紐約警察局的古萊偵探(Ebenezer Gryce)為主角的推理故事,開創偵探系列小說的時代,被譽為「偵探小說之母」。至於將偵探系列發揚光大的,當然是英國作家柯南.道爾(Arthur Conan Doyle)的《福爾摩斯探案》。自《暗紅色研究》起,福爾摩斯破解了60 宗奇案,不少調查方法更比真實世界來得早,例如1890 年出版的《四簽名》,他已利用指模線索破案,比倫敦警方早11 年。英國皇家化學院更在2002 年頒授福爾摩斯為院士,以表揚他(其實是創造者柯南.道爾) 以科學方法破案的成就,是首個虛構人物獲得此榮譽。

 

黃金時期

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約20 年,被公認為推理小說的黃金時期,歐美各國湧現傑出的推理小說作家。英國的代表有阿嘉莎.克莉絲蒂(Agatha Christie)、桃樂絲.榭爾絲(Dorothy L. Sayers)、約瑟芬.鐵伊(Josephine Tey)等;美國就有擅長冷硬派(hard boiled)的達許.漢密特(Dashiell Hammett)和雷蒙.錢德勒(Raymond Chandler)。相比英國的偵探們機智過人但毫無七情六慾,美國冷硬派作家塑造的偵探則有血有肉,除了有不為外人道的背景,有關的罪案亦非純粹破壞社會秩序,背後可能牽涉悲慘遭遇或掙扎。因此,冷硬派作品有別於英式推理小說的機關算盡和故佈疑陣,多描繪偵探在查案過程的個人經歷,以及與罪犯的轇轕。

出版物普及化,亦對推理小說的推廣大有貢獻。三十年代中期,英國人艾倫.雷恩(Allan Lane)創立企鵝出版,出版大眾平裝書,當中包括犯罪推理小說系列,令推理小說更容易落入普羅大眾的口袋;及至四十年代,推理小說作家艾勒里.昆恩(Ellery Queen,即佛德列克.丹奈(Frederic Dannay)和曼佛雷德.李(Manfred Bennington Lee)共用的筆名)「寫而優則編」,創辦《艾勒里.昆恩推理雜誌》,成為英語推理界最舉足輕重的刊物,並大大提升推理小說的地位。

 

日本推理熱潮

推理熱潮亦在日本興起。自明治時代,西方的推理小說已經傳入日本,但直至二十年代,江戶川亂步的《兩分銅幣》才令推理小說落地生根,後來的《少年探偵團》系列以小伙子作為主角,更令推理小說的讀者群年輕化。可是他的作品有不少情色怪異的情節,推理小說在大眾眼中頓變成低俗的作品。

二戰時期,推理小說因政府的打壓而陷入低潮,但戰爭結束不久,作家們就再次活躍起來。1946 年,橫溝正史出版《本陣殺人事件》,令讀者再次關注推理小說。但戰後社會急速發展,不公不義的事情甚至罪惡隨之而至。在五十年代後期,以松本清張為首的作家,嘗試走出固有公式,例如《砂之器》、《點與線》等作品,利用描寫離奇犯罪事件,揭露社會的陰暗面,加上森村誠一、西村京太郎等作家, 同樣以不同形式的推理小說帶出社會問題,令「社會派」興起,更漸漸與解謎為主的「本格派」(即古典推理)分道揚鑣。

社會派一度成為日本推理小說的主流,直至八十年代,島田莊司的《占星術殺人事件》出版,華麗詭異的謎團重新吸引本格推理的愛好者。雖然島田在編輯和市場的壓力下,同時書寫社會派風格的推理小說,但他以「復興本格派」為使命,扶植綾辻行人等年輕作家,令謎團為本的本格推理在八十年代中期再次受注目,日本推理界進入「新本格」的時代。

同時,一些較輕鬆的推理小說,亦得到讀者的愛戴。八十年代,赤川次郎的《三色貓》及《三姊妹偵探團》系列,令青春派幽默推理大行其道,他亦成為當年最暢銷的推理小說作家。赤川每年出版十多本小說,令青春推理熱潮不減,更傳到台灣和香港等地,蔚為一時風潮。

 

推理小說影像化

及至九十年代,一眾新世代的推理小說作家湧現,不單單顧及謎團的複雜性,亦利用故事帶出社會問題,內涵變得更豐富多元。東野圭吾、宮部美幸、湊佳苗、伊坂幸太郎等暢銷作家,既花心思設計謎團,亦利用故事探討人性和社會問題,令讀者更能代入虛構的故事之中。東川篤哉的作品,則以幽默方式包裝本格推理,同樣有其棒場客。

推理小說亦常被改編成電影電視作品,福爾摩斯、神探伽俐略、加賀恭一郎等名偵探,活現觀眾眼前。推理小說再不只是書迷獨有的樂趣,影視化亦為推理小說吸納一批新讀者。

 

華文推理尚待發展

華文世界的讀者對推理小說並不陌生,事實上,多年來亦不乏華文作者創作推理小說。早在民國年代,上海作家程小青就以福爾摩斯的故事為原型,創作《霍桑探案》系列,他亦翻譯多部《福爾摩斯探案》,對推廣歐美推理小說貢獻良多。此外,兩岸亦不乏發表園地,例如內地就有《歲月.推理》和《推理世界》兩本雜誌,台灣的推理作家亦成立協會,推動推理小說文化。不過多年以來,外國翻譯小說仍然是華文讀者接觸推理故事的「主菜」,偶有一兩本以中文寫作的推理小說受到好評或得到大獎,才會成為追捧對象,港產作家陳浩基就是近期的佼佼者(詳情請見陳氏親撰的〈推理作家這條路〉)。華文推理小說的發展之路,仍然是狹窄而漫長。

 


專題其他文章
・・・・・・・・・・
〈推理小說的點與線〉  〈追尋真相方程式〉 〈名偵探點將錄〉 〈推理作家這條路〉 〈名家小八卦〉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