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書評】《衝動效應 》:為了消費,你可以去到幾盡?

text / 鄒崇銘


不知大家有沒有看過黃子華「搵食,犯法呀」的經典片段?在高度商品化的當代社會,自私和貪婪不但沒有被譴責,還變得愈來愈「順理成章」、「理直氣壯」。

 

主流經濟學的最基本假設,正是人性本是自私和貪婪的。每一個人均可通過自由選擇,將獨立個體的利益最大化,離開了個體社群便沒有存在的價值。要回應這項看似「順理成章」的假設,其實用不著證明「人不是自私和貪婪的」、「人是屬於群體的動物」,恐怕如此只會陷入無止境的哲學爭論中;我們反而應該將問題改為:怎樣的外在條件,會促進人的自私和貪婪?而怎樣的外在條件,又會促進人的無私和互助?

 

首先,最為顯然易見的答案,正是由於主流經濟學的上述假設,難免令自私和貪婪變得「理直氣壯」──或許更直接地說,假如主流經濟學家都不存在,再沒有人將歪理說成是真理的話,外在條件已經明顯改善了不少。其次,是我們置身其中的現存社會經濟制度,正如經濟史學家卡爾.波蘭尼(Karl Polanyi)在劃時代的鉅著《大轉變》(The Great Transformation)中,早已明白無誤地告訴我們,所謂的市場經濟並非自然形成的,它實際是人為干預的結果:「放任自由經濟是計劃出來的,計劃本身卻不是。(Laissez-faire was planned; planning was not.)」

 

波蘭尼進而說明,人不是商品。包括人、土地、環境等一系列現時被普遍稱為「經濟資源」、「生產資料」的物種,在市場經濟出現之前的人類歷史中早已存在。百多年來,商品化(commodification)和市場經濟的大趨勢,正是一個不斷將人變成「人力資源」,將土地變成「土地資源」,將環境變成「環境資源」的過程,逐步令地球上所有物種的功能單一化、價值平面化。它為市場經濟的所謂供求定律服務,為經濟效率和成本效益的不斷提升服務,為資本主義利潤的最大化服務。

 

保羅.羅伯茲(Paul Roberts)的《衝動效應》(The Impulse Society)一書,可理解為上述「波蘭尼命題」在當代的延伸:波蘭尼的立足點是社會經濟制度,羅伯茲的立足點,則是此等制度下形成的社會心理效應;假如波蘭尼處身的是工業時代,則隨著科技和生產力的不斷提升,我們現時處身的已是物質過剩的後工業時代;波蘭尼探討的重點是生產環節的商品化,羅伯茲探討的重點便是人作為消費者,如何在思想文化層面,進一步被打造成為無思的「消費機器」,淪為配合資本循環而存在的「使錢動物」。

 

書中提及的案例其實皆並不新奇,但由羅伯茲重新闡釋卻趣味盎然。例如提到福特汽車創辦人福特(Henry Ford)創造了革命性的Model T,最終還是不敵通用汽車創辦人史隆(Alfred Sloan), 因為後者不但創造了「年度換款」的把戲,令已買車的人總覺得自己的坐駕過時;他還想出了「低息分期付款」的玩意,鼓勵人們買更多部車。在電腦化的生產線普及後,企業以更驚人頻繁的速度轉換產品,並且製造出更加層出不窮的時髦款式。節儉在工業時代仍是最大的美德,但後工業時代源源不絕的低價產品,卻在教導人們「如何浪費豐沛資源,以及忽視關於成本與匱乏的本能反應。」(74 頁)

 

又例如,馬斯洛(Abraham Maslow)和英格爾哈特(Ronald Inglehart)等著名學者,早年曾樂觀地相信,當人的基本物質需求滿足後,便會轉向更高層次的後物質主義和人格自我提升;但個人化的自我表現和自我滿足,最終不但沒有脫離物質的束縛,反而愈益變本加厲:「隨著(後)工業化將我們從生產者轉變為消費者,我們喪失了多項技能,也不再感覺自己能獨當一面,自力更生,而這些在以往卻可讓個體培養出自信、安全感與內在取向的心態。由於欠缺這種充滿自信的內在生活,我們漸漸轉向外界尋求替代品。」(163 頁)

 

毋須羅伯茲的提醒,我們都會耳熟能詳的例子是,數碼科技的盛行令所有人都沉溺於線上的溝通。人與人的距離彷彿大大拉近,但只要出現一個小小的空檔,人們便產生孤獨或被遺棄的感覺:「現代社會因為自身擁有的能力與不斷提升的效率,而變得愈來愈缺乏安全感⋯⋯或許正因為衝動型社會極力強調獨立與個人自由,卻使我們逐漸喪失獨處的能力。」(161 頁)

 

半世紀前波蘭尼曾經預言,勉強將人和土地等捲進商品化的過程,市場經濟帶來的後果乃是災難性的,將對社會造成無可彌補的破壞。由此所必然衍生出來的反向運動,其立足點遂在於「社會自我保護」(self protection of society),力圖阻止社會被市場經濟的無情力量所吞噬。同樣地,羅伯茲清晰地向我們展示,過於自我的個體必須從回社群,並從中尋回兩者的良性互動,「社群健全了,個人便可以從社群的基本價值觀──共同的目標、相互合作、自我犧牲、耐心與長遠許諾──獲得支持,從而產生力量回饋給社群。」(297 頁)

 

或許2014年底發生的雨傘運動,最終並沒有為我們帶來民主的許諾;反而是意外地讓香港的年輕一代,在金鐘村、旺角村和銅鑼灣村的共同抗爭體驗中,重新發現社群生活的無限可能性,重新於在地實踐中認識民主的真締。或許在多年之後重看羅伯茲的書,然後再對照香港當下這段歷史,會找到歷史軌跡的驚人雷同之處,亦未可料。

 


 

The Impulse Society: America in the Age of Instant Gratification

作者 / Paul Roberts
出版 / BloomsburyPublishing

衝動效應:衝動型社會的誘人商機與潛藏危機

作者 / 保羅.羅伯茲
譯者 / 廖建容
出版 / 天下文化

文 / 鄒崇銘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著有《共享城市:從公平貿易、社會企業、良心消費到共享經濟》及《以銀為本:7評香港產業及人口政策》等。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