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背後】

中文字體的美學

text/ 黃培烽 photo/ 李偉圖


當我們讀一本書,最先感受到的未必是內容本身,而是字體。優美、與文本配合的字體,讓人讀得舒服,令文章錦上添花。著名字體設計師柯熾堅,為我們分享字體與閱讀的關係。 

 

大家或者對柯熾堅的名字有點陌生,但他設計的字體,我們一定見過用過。除了蘋果電腦預設的儷黑體,以及曾在日本每周賣出過萬套的華康瘦金體外,他早年亦曾參與香港地鐵站名的字體設計,部分車站更沿用至今。隨著電腦排版技術在八十年代普及,市場需要不同的中文字體,柯熾堅就是在這個背景下,進入字體設計的世界。

柯熾堅認為,造字的最基本原則,就是必須在視覺、風格及文字高低和大小上達致統一,並且要平衡文字的可讀性(readability,令人讀得舒服)及辨認度(legibility,令讀者容易辨識文字)。他認為設計中文字體的難度,在於如何令文字在視覺上更易讀,同時保持漢字的感覺。由於楷書是書法正宗、漢字的基礎,因此我們對漢字造形的印象主要來自楷書:

「在我成長的過程中,寫毛筆字、看街上的舊招牌,都是用楷書的,像『月』字長、『心』字扁,這些就是楷書對我的影響。」

楷書容易辨認,卻甚少用作排版,原因是漢字有不同造形,像「上」和「下」呈三角形、「參」則是個菱形,如果將造形及大小不一的楷書字體用作印刷,視覺上便會不平衡,讀起來較花精神。柯熾堅說,設計明體、宋體及黑體等字體難度,就是如何保留漢字的感覺,同時令每個文字的線條看起來較為平均。「如果我將『心』字拉高一點,縱使筆劃上仍然是一個『心』字,視覺上可能比較平均,卻失去了傳統上對『心』字造形的感覺。」

曾習國畫的柯熾堅認為,中文字體設計跟國畫一樣著重「留白」(即線條與線條、文字與文字之間的空間),不應只追求視覺上的平衡,如何拿捏分寸就得靠經驗。他以「三」字為例:「三劃的長度不同,第一劃不長也不短、第二劃短、第三劃長,上面窄、下面闊,才能產生衝突性。字體設計不能夠太flat(平淡),讀起來會不舒服,但如果太過graphical(圖像化),就會失去這種衝突性。」

現在以流動通訊設備閱讀成為普遍的趨勢,簡潔易讀的字體需求日增。柯熾堅他花了數年時間,在儷黑體的基礎上創作信黑體,以楷書的比例與結構為藍本,著重文字本身的「行氣」,表現漢字的精髓,並運用簡單直接的線條提高可讀性,嘗試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明體和宋體太花巧,在屏幕上不及線條簡單的黑體耐看,所以我對信黑體有很大的期望,而不少大型的網上閱讀平台,現在都使用信黑體。」這篇文章採用了由柯熾堅慷慨提供的信黑體(XinGothic W4T light)排版,讀者不妨與《ReadIt悅閱》的其他文章比較,感覺不同字體所帶來的不同效果。

雖然字體設計師未似活字印刷的師傅般在銅板上鑿字,但他們同樣是文字造形的工匠,他們考究漢字的傳統美感並推陳出新,透過文字的不同線條,塑造字體風格,令字裡行間散發出不同的感覺。大家在看書、乘地鐵、逛街或掃手機時,不妨留意一下招牌、商標和印刷品上的字體。漢字的美學,其實就在我們身邊擦過。

 

  1. 柯熾堅用「三」、「月」、「草」這三個字,解釋漢字的不同造形。
  2. 柯熾堅早年曾參與香港地鐵車站站名的字體設計,部分車站一直沿用至今。
  3. 柯熾堅為理工大學賽馬會創新樓的指示牌設計中文字體,英文則根據中文的風格改良。


上下兩行文字分別為標楷體及信黑體,大家不妨比較兩者在視覺上的差異。


 

受訪者/柯熾堅
著名中文字體設計師及顧問,曾於國際字體公司Monotype及台灣的華康工作,2002年創立域思瑪字體設計公司。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