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閱讀希望-讓思想在鐵窗內翱翔

photo / 楊德銘


對不少囚犯來說,在監獄服刑,過著失去自由的日子,每天都度日如年。但阿明(化名)卻在獄中培養出閱讀的興趣──書本不但解開他和家人之間的芥蒂,更讓他的思想衝破囚牢,自由翱翔。他決意以書籍為自己增值,成為一個更好的人重投社會。

 

 

在香港最冷的一天,記者在港島坐上懲教署的專車,到大嶼山石壁監獄訪問。只是一個小時的車程,沿途的風光就由密麻麻的高樓大廈和擠塞的街道,漸變成兩旁只有大樹的綿延山路。下車只見幾座巨大的建築物,冷冰冰地佇立在山谷之中,幾乎與世隔絕。四周吹起寒風,更覺肅殺。

 

懲教署的職員帶我們到監獄內的圖書館,約400 多平方呎的空間,長長的白牆壁都被書架和儲物櫃所遮擋,中間擺放著幾張大桌椅,陳設跟其他公共圖書館沒有兩樣,甚至令人忘卻身處監獄之中。在囚人士可以按自己的喜好和學習需要,向圖書館借閱書本。

 



懲教署會按在囚人士的喜好和借閱紀錄採購圖書,館藏也有來自公共圖書館的藏書,以及社會人士的贈書。

 

阿明(化名)是圖書館的其中一位「常客」。他自言性格好動,以前覺得書本很過時,直至入獄後,為了打發時間,才養成閱讀的習慣:「我從一開始只會看薄薄的小說,現在卻能看長篇厚重的書。這種改變不但增強我的閱讀能力,同時訓練我的耐性。」每天完成工作和晚飯後,阿明都會把握這一兩個小時的私人時間來閱讀,但他總覺得不足,有時甚至會犧牲睡眠時間來讀書。他笑說:「我試過把書本合上,準備睡覺,但轉念又想多看幾頁,結果忍不住一章一章的看下去,最後共看了三小時!」

 

阿明本身喜歡看電影,現在投入了閱讀的世界,也偏愛閱讀被改編成電影的翻譯小說,令他手不釋卷的一本,是丹.布朗(Dan Brown)的《天使與魔鬼》。除了欣賞緊湊的情節和精密的推理,阿明更重視作者對創作的執著。「作者為了寫幾十頁的情節,親身到梵蒂岡摸索地形、尋找教廷內部文件。他的認真態度非常值得學習,在工作或生活上也有用處。」

 

以書本解開心結

起初,阿明的家人對於他愛上閱讀感到半信半疑,直至看見他滔滔不絕地「講書」後,才真的相信。自此,家人會主動到書店查詢當期的暢銷書,送到監獄給阿明閱讀。他說:「其中一本是龍應台的《親愛的安德烈》。作者母子透過書信交流,啟發我嘗試和媽媽寫信溝通。每次家人到訪時,我們只會閒話家常,但在信中則可表達更多難以啟齒的內心感受,而媽媽也會回信,給我深入的回應。」

 

這不但讓阿明與家人加強溝通,也解開了他們多年的心結。他說:「以前爸爸責打我,我以為他只為發泄,但原來他會和媽媽談及箇中原因。後來媽媽在書信中透露爸爸當時的想法,令我更了解他們。」

 

阿明也想鼓勵正處於反叛期的妹妹多閱讀,令書本也成為家人之間的話題。「媽媽向我推介網絡作家薜可正的《我們怎麼了》。這書講述主角到泰國生活六年,回來後發現人事全非,與我的處境很相似。妹妹比我小幾歲,但像我以前一樣,都覺得父母的愛是必然的,所以更加需要閱讀這一類以親情為主的書,但她總推說沒有空呢。」他歎道。

 

不少在囚人士都會借閱最新的旅遊書,希望知道家人旅遊的情況,讓彼此有更多話題。

 

以文字分享讀書心得

阿明也愛與其他囚友分享閱讀心得。當他看到囚友讀理財書時,也想多了解投資知識,就以自己的愛書與囚友交換閱讀。他也參加了由懲教署、香港城市大學教職員協會和義務工作發展局合辦的「彩虹閱讀獎勵計劃2015」,以文字分享閱讀經驗。「這個計劃令我可以暢暢快快的寫自己從書本中學到的東西,也有一班義工很樂意聆聽我分享讀後感。」他說。

 

他選了《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寫閱讀報告。雖然這本書欠缺他喜歡的驚險情節,但卻帶給他另一種驚喜。「我以前很被動、消極,認為很多事都是上天註定的。閱畢此書後,我才發現自己把『命中註定』的意思曲解了。上天有能力為你安排命運,同時有能力去改變你的命運,所以我應該努力做好本份,去配合上天的安排。」這種對待命運的新態度,亦影響了阿明對未來生活的看法。「以前我覺得貧富或是註定的,但現在我主動學習理財及投資,希望將來把金錢用於有用的地方,慢慢積聚財富。獲釋後找工作可能比較困難,我只希望找一份簡單的工作,開始儲蓄習慣。」

 

 

閱讀是更生的良方

閱讀是人權,在囚人士也不例外。根據《監獄條例》,每所監獄均須設有圖書館,囚犯可借閱館內的書籍及報章雜誌等讀物。在囚人士每月亦可接受親友提供六本書刊,宗教書籍則不在此限。懲教署更相信良好的閱讀習慣,對在囚人士更生有正面作用,所以非常支持懲教院所的圖書館運作,現時各個圖書館的總藏書量超過10 萬本。除了主動購買圖書或由社會人士贈書外,署方亦與香港公共圖書館合作,以團體借閱的形式,為在囚人士挑選並借閱合適的圖書。

 

受劇集迷歡迎的《尋秦記》和題材敏感的《危險人物》都深受在囚人士歡迎,後者更是圖書館唯一關於真實案件的書。

 

身兼石壁監獄圖書館主任的二級懲教助理俞國謙說,閱讀不但幫助在囚人士培養正確的價值觀,亦對他們有深遠的意義。「很多時候,犯罪都是一時衝動所致,如果犯罪者能停一停想一想,結局可能會改寫。閱讀對訓練在囚人士的耐性有很大的幫助,能減低他們將來重犯的機會。」他說。

 

俞國謙續說,石壁監獄現時約有6,000 本書,以小說為主,但工商管理類書籍亦從後趕上,「我們會根據在囚人士的喜好選書,但會避免過分渲染色情和暴力的書籍。近年監獄裡讀書風氣愈來愈盛,我們也購入很多教科書,而金融財經、管理學類的書本也增加不少。」作為圖書館管理員,他亦樂意分享自己的閱讀習慣,向在囚人士介紹好書。「例如米奇.艾爾邦(Mitch Albom)的《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能引導他們去思考人生問題。在學的所員對這本書特別感興趣,或許因為他們比較成熟,懂得去反思人生。」

 

以石壁監獄為例,金庸武俠小說最受歡迎,翁靜晶的《危險人物》亦不乏捧場客。在囚人士亦會要求圖書館採購最新的旅遊書,令他們更認識鐵窗外世界的變遷,與親友有更多話題。俞國謙說:「讀消閒書也不要緊,最重要的是把閱讀變成習慣。」

 


俞國謙初次管理圖書館時,面對最大的困難是如何編製圖書館藏書編號,及有系統地編排書本位置,方便在囚人士借閱。

 


 

彩虹閱讀獎勵計劃

懲教署自2006 年起,聯同香港城市大學教職員協會及義務工作發展局,先後在多個監獄舉辦「彩虹閱讀獎勵計劃」。參加者選讀由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副教授謝永齡博士推薦的50 多本中英文書,例如《四分之三的香港》、《時間的旅人》和《1984》等,並撰寫讀後感,義工會批閱報告及甄選得獎作品。

 

懲教署助理署長(更生事務)鄧秉明說,書本是不少充滿智慧的人留傳後世的訊息,能啟發在囚人士的思想,所以署方大力鼓勵他們多閱讀。而義工不辭勞苦地批閱報告,與囚友交流,亦能令在囚人士感到社會的關懷。其中阿達(化名)以筆名「嚎月」參加計劃,他的閱讀報告更獲得英文書組別的冠軍。他如此評論由多位軍事歷史學者撰寫的文集《What If?: Military Historians Imagine What Might Have Been》:

「我一直相信我們的歷史影響將來,從歷史中學習,令我們避免將來犯錯。讀過此書後,我更深信此道。 (I have always believed that our past shapes our future, and that learning from the past saves us much failure in the future. After reading this book, I am a pioneer believer.)」

 

他亦反思自己現在的處境,源自當初那自私和逞英雄的決定,讀過此書後,才明白自己在人類歷史之中恍若微塵。

 



專題其他文章
・・・・・・・・・・
〈讓思想在鐵窗內翱翔〉〈讀懂生命〉〈閱讀心靈孤島
 〈病童從圖書學習正向思維〉〈書本治癒心靈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