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背後】

書本何價?

text & photo / 梁慧思


現在買一本中文書,動輒要7、80元,有些印刷較精美的,價錢更衝破100 大關。有人認為書本很貴,事實是否如此?兩位出版行內人,拆解價錢牌背後的意義。

 

兩位受訪的出版社負責人異口同聲說,從成本和利潤結構來分析,香港書價一點也不貴。專營兒童圖書的新雅文化事業常務副總經理尹惠玲(Anita)解釋,一本售價100元的書本,出版成本約30元,這包括向作者或原出版社支付的版稅、製作插畫或轉載圖片的費用,以及印刷成本,比例各佔約三分之一。「當然有一些書本的製作費會較高,或是給作者和原出版社的版稅會更多,但我們大概都能將成本控制在書價的三成左右。」她說。

 

至於專門出版生活類書籍的萬里機構董事朱素貞(Ivy)說,上述的成本結構,會因書種不同而各異。「例如有些作者的稿酬會高達書價的兩成;也有些出版社為取悅讀者,比以往更著重書封面的設計,而加入鍍金、磨沙等不同的印刷效果,這也使得印刷成本上升;現在我們也會製作不少電子內容,例如網頁、QR碼及互動效果去支援書本。如此等等的因素,促使出版成本上漲。」為了守住「成本死線」,出版社唯有減省其他部分的支出,例如在內頁改用較便宜的紙張,或是自行負責原本外判的排版和設計工序。

 

Ivy補充,以上提到的還未包括出版社的日常開支和後期的宣傳支出等,那些都是隱藏的成本。「公司的水電費、編輯的工資,甚至是與作者在討論出版計劃時『斟茶灌水』也要錢啊!」她說,如果作者遲交稿,或因為其他原因而延誤出版日期,當中也會牽涉時間成本(time cost),也難以算入製作的開支。

 

朱素貞(Ivy)說,有些書本的封面會加插特別印刷效果,出版社要拉上補下平衡製作成本。

 

這一套主打外傭市場的食譜,十多年來都只售38元。Ivy 說,出版前已經有控制製作成本長遠策略,令書價可保持穩定。

 

精心計算印刷量

書籍印好後,出版社會交予發行商經銷,送到書店出售,再分享利潤。Ivy說,以出售一本標價100元的書籍計算,出版社的利潤約為55元、發行商約分到10元, 書店則約有35元利潤。不過她強調這是粗略的算法,利潤分成會視乎不同的書籍而變動。「不過可以肯定說,現今百物騰貴,經營成本上升,出版社、發行商和書店都是在狹窄的利潤之中求存。」Ivy說。

 

正因如此,從出版計劃一開始,出版社就要細心評估市場對作品的反應甚至銷量,從而精準地預算製作成本、印刷數量和釐定書價等,這對於新作者或題材較冷門的書籍尤其重要。Ivy說:「有些作者對於書籍的質素有很高期望,甚至會超出我們的成本估算。我們就要與他們討論,希望在成本與質量中間取得平衡。但有時候真的不能拉近雙方的距離,我們就唯有忍痛放棄出版計劃。」

 

不過,不少出版社也會出版一些成本較高,但有特色的書籍。Anita舉例說:「去年我們出版的《小王子》精裝本,因為製作成本高,每本售318元,對比坊間其他《小王子》圖書並不便宜。但我們隨書附送布袋和心意卡,吸引不少讀者買來收藏,結果銷情十分理想,出版兩個月內已經售出3,000本。」此外,他們也會小量出版一些面向小眾但有教育價值的圖書,以履行出版社的企業社會責任,推動香港的文化發展。

 

尹惠玲(Anita)稱,只要書本有特色,就算貴一點也能吸引讀者購買,《小王子》是近期的成功例子。

 

書價太進取嚇怕讀者

物價年年升,衣食住行的開支都比以前大得多。但Anita說,書籍售價在這廿多年的升幅,遠遠比不上其他消費品。她舉例說,新雅出版的《幼兒識字卡》,在九十年代中期的售價是25元,2000 年加價至28元,但至今只是賣30元,廿年來的升幅只是一成多。另外一本《愉快學寫字》補充練習,售價由2003年的20元,升至現在新版本的30元,雖然升幅好像較大,但內容有增加,售價亦能維持在市場可以接受的程度。「市場上同類的產品比較多,如果太貴的話,顧客會轉買其他出版社的產品,所以我們就算加價,升幅也很克制。」她解釋。

 

Ivy亦同意,如果定價太進取,可能會嚇怕原來已愈來愈少的讀者。「近年成本上漲得太快,書本加價都不足以保護出版社的利潤。我們唯有嘗試開源節流,例如尋找贊助、與品牌合作等,希望不用將上升的成本轉嫁給讀者。」

 

兩人都認為,書本背後的價錢牌,不能夠反映它的價值,它內裡還包含作者和出版團隊的創意、時間和心血,而且它所承載和傳承的知識,難以用金錢去衡量。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