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人】

葉曉文

illustration / 由三聯書店提供


插畫師葉曉文(Human)在文學經典與科普的書海中,查察花草的身世。

 

/你喜歡讀甚麼類型的書?

我喜歡小說類。因為小說複雜,而且敘事多變,書內的一字一語都經過編排, 小說作者更會利用不同的方法鋪陳, 將節情一步步指向小說的核心。我也寫小說,所以更能明白寫小說的那種難度與心思。就像馬奎斯(Gabriel Garcia Marquez)的《百年孤寂》,便是我讀得最過癮的小說。他以充滿幻想、幽默、諷刺的筆調,寫盡了人生的悲歡百態;書中情節既寫實又魔幻,像帶我走入一個沿途風景令人神迷意亂的迷宮中。

 

另外,我也喜歡《山海經》。它是一部奇書,收錄了各式各樣的古代神話,記載了古人眼中的山水、神明和怪獸,如比翼鳥、九尾狐、燭龍、刑天、女媧、精衛等等,非常獨特有趣。

 

《山海經》、《水面波紋》和《香港植物檢索手冊》都是Human尋花的「指路明燈」。

 

/你最深刻的閱讀經驗?

我喜歡到陌生的環境閱讀,這樣才能令我更專心閱讀和全神貫注在書本的內容。記得有一次,我坐在西貢土瓜坪的隄岸上,讀我喜歡的美國生態學桂冠詩人施耐德(Gary Snyder)的詩集《水面波紋》。在藍天白雲下,施耐德的詩彷彿與環境呼應,饒有趣味。

 

/在《尋花》系列之中,你經常都會引用《本草綱目》等醫書和其他植物學的書籍,閱讀對於你的尋花之旅有何影響?

《尋花》涉及文學與科學,所以兩個範疇的書籍我都會看。就如,從古老的《山海經》,到《詩經》、《楚辭》、《神農本草經》、《本草綱目》、《救荒本草》、《群芳譜》和《廣群芳譜》等等的經典著作,我都會參考。

 

加上,香港有2,100 種原生植物,有一些同科同屬的品種外表非常相似,而我更絕不希望《尋花》的內容會出錯。因此,在科學的知識上,我會參考《香港植物誌》、《中國植物誌》及其他相關書籍後才會下筆去寫。但這些書體積很大,而且一書多冊,難以隨身攜帶。上山尋花時,我則會帶著比較輕巧的《香港植物檢索手冊》,讓我能隨時辨別出不同種類的花朵。

 

Human對花草的認識加上熟練的畫功,不花數分鐘便能繪畫出花的形態。

 


 

受訪者 / 葉曉文 Human Ip
畫師及寫作人;曾獲青年文學獎小說公開組冠軍;著有《藉著此書說愛你》、《殺寇》及《尋花─香港原生植物手札》(1、2)。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