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科學家會祈禱嗎?

text & image / 臉譜出版授權轉載


愛因斯坦致主日學小女生
一九三六年一月二十四日

 

愛因斯坦是全球頂尖知識分子,名氣更可能凌駕科學界之上,時常被人問及宗教觀。在一九五四年,他讀到哲學家葛金(Eric Gutkind)的書,不久後寫信和作者討論宗教,內容至今仍引發辯論,以下是經常被人引述的一段:

 

「對我而言,『上帝』一詞只彰顯人性弱點,是人性弱點的產物,而《聖經》收錄的種種故事固然莊重,卻仍屬遠古傳奇,相當幼稚。(以我個人而言)再精闢的詮釋也無法改變這觀點。」

 

在愛因斯坦如此表態之前十八年,也就是一九三六年一月,名叫菲莉絲(Phyllis)的女童代表主日學全班同學,寫信給愛因斯坦,問法稍有不同。她只問,「科學家會祈禱嗎?」愛因斯坦不久後回覆。


河濱教會
一九三六年一月十九日

 

我親愛的愛因斯坦博士,

 

我正在上主日學,班上討論到這問題:科學家會祈禱嗎?我們首先探討的是,人能不能同時信教信科學。我們正寫信給幾位科學家和大人物,希望能問出一個答案。

 

誠心盼望您能回答我們的問題:科學家會祈禱嗎?他們祈禱什麼?

 

我們就讀小學六年紀,老師是艾莉絲小姐。

 

尊此,
菲莉絲


一九三六年一月二十四日

 

親愛的菲莉絲,

 

我會盡量以最淺顯的方式回應妳。我的回答如下:

 

科學人相信,世界上所有事物,包括人類所做所為,全有自然定律可循。因此,科學人無法傾向於相信事物的因果能被祈禱影響─祈禱是一種藉超自然力實踐的心願。

 

然而,我們不得不承認,我們對這些作用力的知識不盡完善,因此到頭來,信不信世上有個至高無上的鬼神,全看個人信念而定。即使當前科學日新月異,這種信念仍普遍。

 

但反過來說,潛心奉獻科學界的人無不深信,某種鬼神確實會在宇宙定律裡顯靈,它確實比人類高高在上。因此,鑽研科學的行為能衍生一種特殊的宗教感受,而和較天真的人對照之下,這份感受絕對大異其趣。

 

誠摯祝福妳的
A・愛因斯坦


好想睡覺的小兔子
The Rabbit Who Wants to Fall Asleep
作者 / Carl-Johan Forssen Ehrlin
譯者 / 幸佳慧
出版 / 如何
 

文 / 黃穎婷
八十後媽咪,大學主修政治,文學碩士,任職公關,自生下女兒後,決志投身教育。雖以為生物學可解百謎,但深信愛是無條件,愛是不保留。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