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背後】

每本書都有編輯的身影

text & photo / 陳映同


書籍編輯都是每天坐在冷氣房內,看文稿、「捉」錯字和改病句嗎?其實他們對於每一本書的貢獻絕不只於此。兩位出版社編輯細訴書本從無到有的漫長過程。

 

一本書從零開始到出版,經歷眾多步驟,包括選材、尋找作者、審稿、設計等等,動輒花上數個月至一年時間。天窗出版社副主席兼出版人曾玉英(Wendy)形容,編輯就像星探一樣發掘有潛質的作者,亦會從社會的趨勢和話題之中,尋找出版題材。負責財經和時政書籍的編輯吳愷媛(Raina),則每天花不少時間瀏覽社交網站和新聞平台,掌握社會動向;每次遇到合適的作者時,都會預先搜集資料,了解作者的背景和擬定題目,再約見面談,看看他的主張有沒有出書的價值。

 

Wendy 認為,編輯在選材和找作者的過程中,扮演著作者和讀者之間的橋樑,既要告訴作者市場的需要,也要讓讀者知道,為甚麼要讀這個作者的作品。她以旗下的暢銷書《地產霸權》作例子:「當時作者的朋友問我們,會否有興趣出版這本書的中文版(編按:英文版在2005年初版)。那時有新樓盤被揭發樓層編排混亂,加上金融海嘯後,樓價開始重回升軌,社會開始不滿地產商,所以我們一致同意出版此書。縱然有讀者不同意作者的想法,但至少能讓他們更了解自身的處境。」最後此書賣個滿堂紅,證明編輯們選材的眼光和市場觸覺。

 

2010年出版的《地產霸權》揭露香港的深層次矛盾,加上作者對這個議題有深厚的認識和研究,令出版社對書籍充滿信心。

 

校對以外還有更多

當決定為作者出書後,編輯就會和作者討論具體的出版方向,並從完成的文章之中概括出中心理論,成為書本的骨幹。接下來就是實質的編輯工作—審稿、文句潤飾和校對,但Raina 說,他們一般會保留作者的寫作風格,因為這可能是書的靈魂或者賣點。

 

除了文字內容之外,天窗的出版多會加入不少圖表。Raina 舉例說,編輯會在國際局勢的書籍中,配以地圖等資訊圖表(infographic),令讀者更容易掌握內容。當圖文內容都準備就緒,編輯就將定稿交予設計師設計封面和排版。Raina 說:「設計師不像編輯那般了解書本的內容,所以我們要向他們詳述書本的出版目的和重點內容。」直至書本出版後,編輯的工作仍未完成,他們還要支援市場推廣的工作,例如安排作者訪問、舉辦講座等。

 

編輯工作不浪漫

互聯網普及後,大眾的閱讀模式出現變化,加上自資出版和眾籌出版模式興起,都對出版社和編輯的工作構成挑戰。Wendy 說:

 

「網上媒體興起,任何人都可以在Facebook 或博客等發表作品,並沒有門檻可言。不過,我們還是相信傳統紙本書的價值,也著重書本的品質。因此,編輯需要花更多時間去研究題目,令出版的書籍更具可信性。」

 

相信不少喜愛閱讀的人,也曾經夢想從事編輯工作。Wendy 說,出版業非常樂意培訓新力軍,但也提醒有志之士不要把編輯工作想得太浪漫。

 

「出版書籍涉及很多繁瑣的工作,對於不喜歡閱讀的人,總會覺得沒完沒了。但每一本書都像一件精巧的工藝品,編輯從頭至尾都參與其中,因此對其成與敗都分外上心。」

 

讀者捧在手中的書本,不單包含了作者傳達的訊息,還暗藏著編輯日以繼夜催稿、校對等刻苦工作的身影。

 

(左起)天窗出版副主席兼出版人曾玉英(Wendy)和編輯吳愷媛(Raina)均認為,喜歡閱讀和書本是成為編輯的重要條件。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