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住進科學人的家

text & photo / 黃培烽


那些年在英國讀書,因為某些原因需要立即搬家。一位朋友說,我家有房出租,只是房間十分混亂,不介意的就過來住吧!

 

就這樣,我搬進這個位於倫敦西北部的「新居」。完全沒有誇張,房間異常混亂,滿地電線,隨處放著不知其功能的電路板、結他和畢業證書,還有一隻開始甩毛的松鼠標本站立在放滿雜物的書櫃頂。雖然松鼠是我第二最愛的動物,但晚上被牠一動不動的盯著,卻絕不有趣。

 

後來才知道,房間原來的主人名叫Ben Goldacre──擁有牛津大學、倫敦大學學院和國王學院的臨床醫學和哲學學位,還是《衛報》的專欄作家。在名為〈Bad Science〉的惹火專欄中,他經常批評某某藥廠誇大其產品功效、某某療法缺乏實證支持、某某研究在統計學上站不住腳。在他筆下,科學理論、研究方法和科技應用再不是硬生生的方程式和數據,而是與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重要知識。

 

科學艱深嗎?Ben認為科學並不是難以解釋的,也並非身穿白袍的所謂權威的專利,重點是跟循科學方法,並尊重研究結果──這個講法與今期各個受訪者的想法不謀而合。科普讀物不一定能讓你立即理解所有科學理論,但只要保持好奇心,慢慢建立科學知識和邏輯思維,就自自然然發現科學的奧秘。

 

可以想像,若Ben活在香港, 他的房間應該更亂, 書櫃上放滿高達、四驅車和扭蛋玩具,遍地《科學人》和《Newton》雜誌,還有《大人的科學》的套裝組件。他也會為社會缺乏最基本的科學知識而看不過眼,每天都有供他批判的題目。話說回頭,〈Bad Science〉後來結集成書並且大賣。不過,據說在改寫編輯期間,這名科普作家因為過分沉醉於科學和文字世界,被趕出這個房間,斷送了一段未知會否美滿的姻緣。科學能解釋各種現象,有時卻無助理解愛情的奧秘──聽起來像老套的電視劇橋段,卻是這位孤獨的科學家的寫照。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