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下流的社會

text / 梁慧思


2006年,日本社會學家三浦展提出「下流社會」一詞,意指中產階級在全球化和企業文化轉變之中失去優勢,更漸漸向下層社會流動。這個概念令不少中產焦慮不已,但他們能做的不多,唯有趁年少力壯積穀防饑,同時以「不要輸在起跑線」作為養育子女的最大目標,期望下一代比自己更優秀、更能抵得住「下流」的漩渦。

 

一年後,香港社會學學者呂大樂的《四代香港人》出版,分析不同時期出生的香港人的不同命運:戰前出生的一代捱過亂世,刻苦生存,安於現狀;戰後嬰兒出生之時,香港百廢待興,他們成長時期正值社會高速發展的階段,遍地機會造就不少成功的勵志故事;第三代人本應成為第二代的接班人,奈何長輩仍然坐在高位,出頭無期;不久出現的第四代人,雖然享受社會發展帶來的好處,卻被第二、三代定下的遊戲規則規範,成為沒有個性、不堪一擊的溫室花草。呂氏的論述引來幾代人的論戰,但他提出的社會流動問題,卻未見出路。

 

再一年之後,一場金融海嘯疾撲而至,不但加快社會向下流的速度,更把不同階層、不同世代的人扯進漩渦之中。企業的規模逐漸收縮,年長的員工被裁退,年輕人搵工難、被壓價,在公司倖存的中級職員也要身兼多職,才能保住工作。貧富差距拉闊,青年上位無望、中年「搵朝唔得晚」、老年人更驚覺積蓄不足應付退休生活,要執紙皮變賣度日。

 

究竟一個人向上流抑或下流,是際遇問題抑或社會問題?贏在起跑線是否可避免我們輸在終點線?以下幾本關於社會流動的著作,或許能為我們提供一些想法。

 

出生前勝負已定

早前有家長在電視節目講出一句「贏在子宮裡」,令觀眾譁然,紛紛批評她當養育子女是場比賽。儘管如此,美國哈佛大學公共行政系教授普特南(Robert Putnam)的著作《階級世代》,就以多個例子,分析有些人比其他人有更好的前途,的確因為他們「贏在射精前」。

 

他首先以家鄉俄亥俄州的同輩之成長歷程為例,說明在五十年代的美國社會,經濟高速發展,不論貧富和種族,只要有能力,就有機會向上層社會流動,一圓「美國夢」。可惜他們的下一代卻沒這麼幸運,能否出人頭地要視乎家庭背景和成長社群,就算個人有多努力,沒有社會資本,就不可能有大成就。

 

為了引證這個假設,他的研究團隊花兩年時間,在美國的不同州份訪問了107位18至22歲的年輕人和他們的父母,得出的結論都是一樣:不同社會階層的父母,養育孩子的方式都不同。中上層的父母會傾盡所有,栽培子女成才,成為人中龍鳳;下層父母不會望子成龍,只希望孩子有能力照顧自己。此外,不同的成長環境亦為孩子提供不同的人際網絡和機會,對他們往後的際遇有著決定性的作用。如是者,窮孩子再努力都沒用,因為「出身論」成為他們向上流動的阻力,比賽的起點不在起跑線,出生之前勝負已定,長此下去,階級鴻溝只會不斷擴大,社會的不平等更會跨越世代。

 

本書英文原版的副題是「The American Dream in Crisis」,美國夢已面臨危機,作者認為唯有擴大社會安全網(例如向育有幼童的貧窮家庭扣稅或提供補貼)、提供有質素而人人可負擔的托兒和幼兒教育服務、改善現有學校的品質、連結學校和社區機構例如教會社會服務機構等,讓貧窮小孩同樣有機會獲得富小孩享受的社會資本和支持,才能讓所有人都有力爭上游的平等機會。

 

社會對年輕人冷酷無情

可惜的是,各國政府深知道青年是未來社會發展的中流砥柱,但因為社會資源有限,投放在年輕人的資源往往較少。以日本為例,根據2015年的人口普查,65歲以上老年人佔總人口的26.7%,即是每四個人就有超過一人是老人,是1920年有紀錄以來最高。政府更推測到2030年,65歲以上老年人口的比例將達到31.5%。另一方面,未滿15歲的人口卻只佔12.7%,為史上最低。當高齡化和少子化的問題愈趨兩極,政府不得不投放更多資源在長者的福利,而忽略(甚至犧牲)年輕一輩的需要。

 

年輕人可以自力更生,不用靠接濟,政府把資源放在長者福利無可厚非。但日本社會學者山田昌弘的著作《社會為何對年輕人冷酷無情》,就認為資源分配的傾斜,不但令年輕人變成「青貧一族」,長遠更對日本經濟造成極壞的影響。隨著經濟結構轉變,日本早已沒有永久合約,企業收縮更令人浮於事,年輕人畢業等於失業,還要背負學費貸款,唯有甚麼工作也做,最後晉身低層工種,買不起房子、無錢結婚生子,甚至連養活自己也有困難,但卻得不到政府幫助,無可奈何地向社會下層流動。如是者,全個國家的生育率會愈來愈低,長遠危害日本的經濟發展。

 

對此惡性循環,山田昌弘建議日本人要改變以往的家庭和社會觀念,例如取消妻從夫姓的制度、鼓勵已婚女性工作、僱主提供友善家庭工作環境,以及改變向長者傾斜的政策,將社會資源公平分配等。

 

少壯很努力 老大也傷悲

你或許以為日本將社會資源大量投放在長者福利,那麼長者一定可以衣食無憂吧?另一位日本學者藤田孝典的著作《下流老人》就告訴讀者一個殘酷的現實:現時日本約有逾600萬名收入極低、沒有足夠存款、沒有親人可倚賴的「下流老人」。

 

令藤田孝典驚訝的是, 他接觸過的「下流老人」,大部分都沒有想過自己會陷入困境。他們不是沒有努力工作和儲蓄,但往往在退休後才驚覺辛辛苦苦儲下來的積蓄不夠用,甚至不比政府提供的生活保護金多,唯有省吃儉用;遇上突如其來的問題例如大病一場,積蓄更會馬上用光;但他們沒有子女或親友的支援,只能默默承受「老後貧窮」的命運。

 

隨著社會高齡化,「下流老人」的問題亦日益嚴重。壽命延長代表疾病和意外的風險增加,相關的開支也可能上升;但不少長者因為制度或經濟問題,又或是政府支援不足,未能入住安老設施,唯有硬著頭皮照顧自己;就算他們有子女或親人,但他們沒有能力照顧父母,甚至反過來要「啃老」。藤田孝典認為,這些導致「老後貧窮」的因素,都與長者努力工作和儲蓄無關,反而是政策和社會的整體問題,若政府不亡羊補牢,未來有機會出現「一億人的老後崩壞」。

 

他認為政府應該從根源改善社會保障制度,加強長者的生活補貼制度,以切合長者需要;亦應該介入年輕一代的貧窮問題,盡早防止他們成為「下流老人」;更要將社會資源再分配,令年輕人以至長者都能在平等的環境,過著有尊嚴的生活。

 

藤田孝典亦認為,個人亦應該做好自己的本分,避免成為「下流老人」。他發現儘管有些長者過著清貧的生活,但仍滿足,分別在於他們有親友的支持,又積極參與社區活動,令心中富有。所以他建議讀者,除了應該盡早訂立養老的財務計劃外,亦應該「儲蓄」人際關係,從55歲起將生活重心由經濟活動轉為人際之間的連結,不讓自己有陷入孤立無援的機會。

 

結語

早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在網誌提及,「不同年代的人的發展空間,除了經濟情況和個人際遇,也很大程度取決於當時的社會環境」,算很中肯。可惜不少捱過苦但已上位的第二、三代,仍然以為香港是「成功需苦幹」的應許之地,只要肯捱就有出頭天,年輕時努力將來就可安享晚年,「離地」的他們顯然不知道下流人的苦況。建議他們認真細讀以上推薦的著作,再找幾個年輕人和長者談談,或者會明白,今天少年人和他朝老年人,不知不覺已改變。

 


 

   

階級世代:窮小孩與富小孩的機會不平等(Our kids: The American Dream in Crisis

作者 / 羅伯特.普特南(Robert D. Putnam)
譯者 / 李宗義、許雅淑
出版 / 衛城

 

下流老人:即使月薪5萬,我們仍將又老又窮又孤獨(下流老人: 一億総老後崩壊の衝撃

作者 / 藤田孝典
譯者 / 吳怡文
出版 / 如果

 

社會為何對年輕人冷酷無情:青貧浪潮與家庭崩壞,向下流動的社會來臨! なぜ日本若者冷酷なのかそして下降移動社会到来する

作者 / 山田昌弘
譯者 / 方瑜
出版 / 立緒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