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天天悅閱-閱讀本是平常事 街市書店店主對談

photo / 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venue / 牧羊少年•茶•酒館


在電腦與智能電話佔據生活的年代,閱讀被視為「離地」的活動。但解憂舊書店和生活書社的負責人,不約而同在最「貼地」的街市開書店。為甚麼他們選擇在街市開店?書本為街市和街坊帶來了甚麼化學作用?從他們的對談,或許令我們明白,閱讀就像買菜一樣,本是平常事。

 

時:七月下旬某晚九時,書店關店後
地:太子某餐廳
人:Phyllis(P,解憂舊書店店主)、Eason(E,生活書社店主)、Vivi(V,生活書社店主)、《ReadIt 悅閱》記者(R)

 

在街市開書店

R: 為甚麼你們會開書店,還要在街市開書店?

P: 因為我喜歡書!這很直接。為甚麼在街市?因為租金便宜,我付擔得起。

R: 你從一開始就計劃在街市開店?還是任何租金便宜的地方都可以?

P: 香港根本沒有廉租的地方!就算在大埔一個很靜、沒有人去的商場,一個小舖位的租金都要9,000元以上。我也不想開樓上店,因為太難做。我是大埔居民,之前已經留意這個街市(寶湖道街市),覺得可以試試,所以就在這裡開店。

V: 我們在天水圍和元朗長大,自小已會去元朗大橋街市購物。至於為甚麼開書店?因為我們剛畢業不久,想將工作與我們關心社會的精神連結,所以就希望將我們的興趣——閱讀與分享生活態度——成為工作。我們一年前搬到上水居住,開始多到街市購物,也很喜歡裡面的互動,就算到其他地區,都會去街市逛逛,看看居民的生活空間。因此,當我們計劃開書店時,便想到街市。我們曾留意其他地區的街市投標資料,又實地考察,發覺不少都空置了或變做貨倉,反而大橋街市裡面,至少四成舊檔攤仍在,所以就決定在這裡開店。

E: Phyllis有想過在大埔墟街市開店嗎?

P: 大埔墟街市很旺所以也很貴,一個菜檔租金要50,000多元,就算競投的底價好低,最後成交價都會被扯高。

E: 你的店有多大?

P: 12平方米。

E: 我們只有三平方米呀,陰公,而我們的租金是3,000多元。

P: 我那裡租金5,000 多元,但沒有冷氣。(V:那會熱嗎?)當然熱啦!我想安裝冷氣,但要向食環署和機電署申請,所以現在還未有冷氣,只靠幾把風扇。

P: 我反而有興趣知道,你們的父母不反對你們開店嗎?畢竟你們剛畢業,還很年輕,父母應該想你們找一份工作……

E: 我的爸爸媽媽算是很好,他們從不認同我做的事,但當我與他們傾談一兩次後,他們都會讓我試試,不會阻止或怪責我,甚至當我真正開始做的時候,也會出手幫助。例如裝修這間書店,我爸也有幫忙。

V: 或許我與父母對世界的理解方式不同,他們不認同也不了解我做的事情。爸爸在裝修時來過書社一次,之後就沒有來過。媽媽反而在裝修完成之後有來探望,看見我們的工作,慢慢了解我們想做甚麼。

E: Phyllis,你的家人有阻止你開書店嗎?

P: 我很幸運,兒子已經長大,丈夫也可以backup 我,所以我只要解決到租金便可以繼續做。反而你們要靠書店支撐兩個人的生活,我有點替你們擔心。

E: 其實我們開店之前已經預計到了,生意只求足夠交租,我們再找找其他兼職維持生活。

V: 我也坦白跟父母說,現在未必能夠付家用,但也不要他們給我零用錢。

P: 不過你們勝在年輕,有很多想法,例如可以搞一些活動增加收入。

 

 

街市的人看書店

R: 當你們的書店進駐街市後,周圍的店主有覺得奇怪嗎?始終書店不是平常出現在街市的店舖。

P: 我附近的檔位全都是老人家,當他們知道我開書店後好高興,以為我賣文具,說以後買筆不用走太遠,又問我是否有影印服務。直至書店開張,他們才知道是賣書,還要是舊書呢!

E: 我們那邊也一樣啊,好多人以為我們賣教科書,還因為開業時正值暑假,因此很多人問我們是否做兩三個月就結業。街坊覺得好新奇,但都是抱觀望態度看我們。

P: 在正式租舖之前,我曾致電食環署查詢攤檔的資料。接洽的主任竟多次跟我說:「這個場沒有人流,做甚麼生意都會死呀」,我回答說自己做熟客生意,所以無所謂,但他仍苦口婆心叫我想清楚。

E: 提點我們的反而是周邊的攤販。

V: 他們說現在沒有人會逛街市了,還要賣書,肯定做不下去。但他們很好奇我們賣甚麼書,又說自己不識字呀,不識英文呀,其實這反映他們都想讀書,只不過他們不懂,但我相信總有一些書適合他們閱讀。

R: 在街市開店,應該會接觸到一些平常少逛書店的人?

P: 當然有,例如有些主婦會來找食譜,或是做衣服、做手工的書。我又會將一些給小朋友讀的書或勵志書放在店外漂書,有些公公婆婆見到,就會拿給孫兒閱讀,這讓他們慢慢與書接近。

V: 街市的檔攤都習慣把貨物堆出店外吸引眼球,但我們偏偏沒有,街坊們覺得書社彷彿有股氣場,令他們敬而遠之,難怪朋友都笑說我們的店像「結界」。反而有一些小孩子會進來,例如我們在某個角落放有童書,有時我們忙著工作時,有些小孩會走進內自顧自的看書。又例如我們對面的攤檔,檔主有個孫子,第一次這位爺爺叫孫子到我們的店看書,他不太願意,拿起一本漫畫翻過幾頁就走了;第二次他卻自己主動進來看漫畫;到第三次,我竟然見他讀著一本翻譯小說。這正正是我們想做的事,有些人只差一個平台、或一個推動他的人,就能與書籍建立關係,我和Eason都有過這樣的經驗,才進入閱讀的世界。在屯門元朗天水圍地區,有不少學生,如果他們經過書社,與我們談談天,在這裡接觸多些課堂以外的書籍,就可能會與書結緣。

P: 對呀,從孩子入手最好。有人問我為甚麼會把所有童書和勵志書免費漂書,我會說,只要他們願意讀,從小培養閱讀習慣,假以時日,他們自然會來買其他文史哲的書。

 

吸引書迷逛街市

R: 除了吸引少逛書店的街坊閱讀,你們也吸引了少逛街市的人去街市吧?

P: 有呀,最多是來捐書的人。對於愛書之人來說,丟書會令他們很內疚,但在家中放太多書又不是辦法,所以一知道大埔區有舊書店,就馬上把書都拿過來。

V: 你那區有好多喜歡閱讀的人啊。

P: 大埔區頗多的,因為就近中文大學和教育大學。

E: 如果你早一兩年開店,我都會常常光顧呢!

P: 是啊,你在中大讀書。

R: 也有一些讀者跨區到訪?

P: 是呀,上水和沙田的人也會過來。而且二手書本身有個圈子,來來去去都是那些人,就是所謂的熟客,總會隔日甚至日日來談天,一談就是兩個小時。朋友笑說書店像龍門客棧,各路人馬在不同時間到訪,互通消息,也很有趣。

V: 我們也遇過一些人前來捐書時,特意告訴我們,那些書本陪伴他們成長,囑咐我們要為它們找到好主人。我們打開那些書,看見頁面寫滿了書主人情竇初開的疑惑,覺得書本好有份量;也有些讀者與我們分享閱讀的樂趣,例如兒時如何在圖書館偷偷藏起自己想借閱的金庸小說,十分有趣。

R: 除了這些愛書之人外,也有一些慕名而來的顧客?

V: 自從我們建立社交網絡專頁後,又接受了不同的訪問,就有很多人慕名而來,或因為文青氣息而一窩蜂到訪。但我們不希望鼓勵人們消費,來店買一些他們不需要的東西。所以我們對宣傳是有一些遲疑的,雖然能夠讓人們短時間認識我們,但卻令我們不能花時間去做我們想做的事,例如書本木頭車等,唯有慢慢做,希望之後人們會理解我們想帶出的訊息。

P: 你說的也是。自開業以來,我的訪問也沒有停過。其實開書店很平常嘛,為甚麼會成為新聞?或許因為近10年不少小店被藥房金行吞噬,所以開書店變成大事,我覺得好荒謬。

E: 此外,在街市開書店,並不是我們想將甚麼東西或價值帶入街市,反而是我們進入街市,與社區的居民一起生活,了解他們的生活,其實並沒有甚麼特別。

V: 可惜現在很少人會逛街市了,以前媽媽會帶我逛街市,見到甚麼都看看,又或是與街坊「打牙骹」,但現在人們到街市都有目的,買完東西就會離開。(P:對呀,逛街都選擇逛商場啦。) 但我們就是想重新吸引人們逛街市。當我們在街市開店時,附近攤販都說,你們20多歲來街市開業好浪費,但他們又何嘗不是20多歲來開檔,養活兒女?我反而覺得他們很值得尊敬,他們的店舖,都是他們的專業,展現工匠精神,但當我們去街市開業,卻變成很奇特的事。

 

 

閱讀・街市

E: 我們這個對談,少講書,反而多講街市,但其實這很有趣,因為這正是另一種形式的閱讀,不是閱讀紙本,而是閱讀城市。畢竟很多人所生活的世界,並不是藉書本去表達的。

P: 對,其實閱讀就是生活。

E: 只有走進街市,才能閱讀到社區,閱讀到居民的生活。這與讀小說一樣,都是閱讀一個我們不了解的世界。

R: 那麼在街市裡,你們又讀到甚麼?

V: 街市裡面充滿故事。不少傳媒前來訪問我們,有時我覺得有點不自然,因為在我們對面的攤檔,有一位開業16年的手工造銀師傅,旁邊的童裝店開業廿多年,同區不少小孩也曾穿過他們賣的衣服,這些故事更值得我們了解和支持,但如何讓人們發現呢?這是我們之後想帶出的訊息。到街市開店後,我們聽過街坊的打拼故事,才發覺街市比我們想像中複雜。作為土生土長的普通人,如何與四周的人交流認識,保持良好關係,是一門大學問。

P: 我那個街市已沒幾多人前來買菜,裡面只剩下兩個菜檔、兩個肉檔和一個魚檔,食環署已經將街市轉型為服務業,例如做中醫保健、改衣服之類,還有一個小花墟和冰室,在大埔也算有名。因為人少,所以關係不算太複雜,但偶爾有些檔主會莫名其妙地不和,你投訴我我投訴你。幸好我的書店是獨市生意,不會為其他人構成威脅,但也擔心捲入街市的是是非非,然後被投訴。

E: 我們除了賣書,也有賣生活雜貨,例如毛巾之類。當然我們並不是想與其他攤販爭生意,但有部分街坊知道後,戲稱我們「呃人」,我們也要小心處理。

R: 但你們的著眼點始終是書。

V: 對,因為閱讀仍然很重要,尤其在這個快速和複雜的社會,我們需要以閱讀來沉澱心靈。書本由認真對待文字的人整理而成,閱讀可以令我們看清世界,感受事物背後的重量。

P: 現在我們的生活太急促膚淺。有位歷史學家說過,如果沒有書,歷史會暗啞,文學會失音,科技會癱瘓,思想會停滯,所以我們更要閱讀前人留下來的經驗。

E: 不少人都問我們,現在沒有人讀書啦,或是閱讀趨向電子化,為甚麼還開二手書店?

P: 實體書一定不會消失,就像打麻將和下象棋一樣,人們始終喜愛拿著實物的感覺。電子書在香港推行多年也不成氣候,或許工具書可以轉成電子書,但讀文史哲書籍的讀者,始終愛實體書。開書店之後,我也發現其實香港仍有不少人願意和需要閱讀。例如我起初計劃不收電腦書,因為電腦的技術很快會過期,但我發現總會有人來找電腦書,例如是長者和家長,他們都說過期也不要緊,看看學學沒所謂。也有人找術數書、宗教書等。我甚至會將一些不同種類的書夾雜放在一起,例如將康有為的遊記放在旅遊書架,竟然被一位女孩買下了。我問她喜歡康有為嗎?她說不是,但喜歡旅遊。所以我們不應介意人們讀甚麼,只要肯讀就好了。

 


專題其他文章
・・・・・・・・・・・・・・・・・・・・・・
辦一個最適合香港的書展〉〈書展現場〉〈書展以外的閱讀日常〉〈閱讀本是平常事〉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