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天天悅閱-辦一個最適合香港的書展 貿發局副總裁周啟良專訪

photo / 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第27屆香港書展圓滿落幕,無論參展商數目、入場人數和人均消費,均錄得理想的成績。不過這些亮麗的數字,是否代表了香港的閱讀風氣不斷改善?主辦機構香港貿易發展局(貿發局)又如何藉著書展去推動閱讀?

 

貿發局副總裁周啟良接受專訪時表示,今屆書展吸引超過102萬人次入場,可見書展對推動閱讀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但他坦言,短短一星期的展期,對鼓勵閱讀的作用有限。

「書展對於鼓勵閱讀有一定建樹,但不能負起所有責任,整個社會包括教育部門、學校、家庭和朋友都要出力,單單一個書展難以完全做到。不過有書展總比無書展好,儘管有人批評去書展的人是為了湊熱鬧,但至少他們可以在會場內翻翻書。甚至有一些讀者平日工作太繁忙,書展能讓他們購買一年所需的讀本。」他說。

 

今年書展改以年度主題為展覽,展出金庸及其他香港武俠小說作家的碩果。

 

書展商業化無可避免

近年書展的規模持續擴大,人均消費亦持續高企,今年便高達港幣902元。簡單一算,七天展期的營業額就高達九億。雖然書展旺丁又旺財,但坊間有聲音認為書展太過商業化,甚至淪為出版社的大賣場。周啟良不諱言書展是個商業活動,追求人數與營業額無可避免。「我們不想標榜太多商業元素,但始終要有商業誘因,才可以吸引書商參展。如果參展商賺不到錢,他們也不會參加或者出書,所以推動文化始終需要商業帶動。」周啟良續指,對出版商來說,書展期間的銷售是巨大的收入來源,所以全港近一半的書籍,都會選擇在書展期間出版,冀望從中分一杯羹。

 

除了大型出版社和書店外,不少小型出版社和獨立作者都希望在書展接觸讀者,奈何參展的成本不菲,可能令他們卻步。周啟良說,近年主辦單位為這些參展商提供不同的優惠,吸引他們參與這場盛會。「例如我們推出面積較小但租金較便宜的攤位,也特別設立以980元租用六小時的『周末作家書廊』,讓出書量不多的獨立作家也能用低廉成本參展。」不過今年只有四位作者參加「周末作家書廊」活動,究竟是需求太少,抑或主辦單位宣傳不足,則無從稽考。

 

雖然香港書展以賣書為主要活動,但主辦單位都著意加強當中的文化元素。周啟良說:

「貿發局與文化可謂沾不上邊,所以我們特意邀請文化界及教育界代表組成顧問團,為書展的主題和活動提供意見。今年以武俠文學作為年度主題,都是他們的建議。他們也有提議過其他主題,例如浪漫小說等。」

此外,近年書展也以「文化七月」的名義,積極串連會場以外的閱讀和文化活動,希望閱讀的氛圍在全港各區蔓延。

 

文化輸出不容易

香港書展舉辦了27屆,都以針對本地讀者群的零售消費市場為定位,出版行業的商業配對活動則較少。若果與鄰近地區例如北京或台北的書展相比,香港書展在版權貿易方面就較為遜色。周啟良認為各地的書展有不同的功能和角色,香港書展的模式最適合香港的情況。「文化有地區的獨特性,要跨地域出口並不容易。儘管如此,多年來貿發局迎難而上,花上不少資源向外國的版權代理宣傳香港書展,又在會場內設立版權交易中心,展示擬出售版權的書籍及其資料,為有意出售版權的香港出版社,提供與外地出版代理洽商的機會。」

 

過往書展與國際版權交易會同期舉行,現在主辦單位在會場外設立版權專區,便利相關的洽談。

 

近年貿發局捨遠求近,積極在兩岸、新加坡及馬來西亞等地宣傳,希望藉語言相近之利,出口香港的出版。據貿發局統計,書展入場人次當中,約10% 來自香港以外地區,當中大部分來自內地。周啟良認為,這證明他們的策略有一定成效。

 

雖然周啟良不願將香港書展與鄰近地區的書展作比較,但他認為香港書展的優勢在於包容性高、自由開放。

「在香港書展,只要不是第一類書籍(註:根據《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第一類物品屬既非淫褻亦非不雅),無論甚麼議題和種類的書籍都可以展出,這在其他國度未必做到,這是我們一定要堅守的原則。」

 

貿發局副總裁周啟良說,香港書展的規模只屬中小型展覽,卻動員貿發局最多人力物力,可見他們對書展非常重視。


專題其他文章
・・・・・・・・・・・・・・・・・・・・・・
〈辦一個最適合香港的書展〉〈書展現場〉〈書展以外的閱讀日常〉〈閱讀本是平常事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