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背後】

救書任務

text / 梁慧思 photo / 黃培烽


書本是文化和歷史的載體,可惜經過年月的洗禮,加上不當的儲存環境和方法,往往會對書本造成大大小小的破壞,前人的心血就會消失。書籍貯存和修復是專業的任務,但平常人也可以利用一些小技巧,延長愛書的壽命。

 

在香港,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轄下的圖書館和博物館,存有大量珍貴的書本和文獻,保存和修復這些珍品的重任,由文物修復辦事處負責。其中一位修復專家鍾達志(Andrew)說,當他們發現藏書有劣化的情況,又或者署方將舉辦展覽,將書本向公眾展示,就需要進行書籍修復工作。

 

康文署文物修復辦事處一級助理館長鍾達志說,破損的硬皮書封,可以用類近的物料塗上顏色相近的塑膠彩(廣告彩)修補。

 

修復的大原則

書籍和文獻修復工作,有兩項大原則: 可逆性(reversibility)和穩定性(stability)。另一位修復專家廖慧沁(Angela)解釋,現今的修復方法不代表是最好的方法,將來若有更多的修復技術,就可以將今天的工序安全地移除,以新的方法保存。此外,因修復而加上的東西必須性質穩定,不應因劣化的過程對文獻構成第二次損害及不能逆轉。她舉例說:「早年有人把尼龍網加熱、融化在書頁面,固定本來很脆弱的書頁,但過了一段時間,尼龍會老化,甚至發黃、變脆,卻已經無法移除它。」

 

康文署文物修復辦事處館長廖慧沁講解修復書籍的重點。

 

因為不同的物料面對不同的處理時,會產生不同的反應和結果,所以專家在著手修復之前,要先因應書籍的物料制定修復方案。Andrew 舉例說:「現今大部分國內外的專家,都常以澄麵又或者小麥澱粉製成黏貼紙本的漿糊,但漿糊是用水開的,有些物料卻不能接觸水,也就不能使用這一種黏貼劑。」此外,他們還要參照書本的修復紀錄,看看之前有甚麼人做過甚麼,就知道修復該項文物要注意的重點。每次完成修復之後,他們也要根據國際修復學會所訂的標準,記錄修復工序,讓後來者參考。

 

文物修復辦事處的修復專家,都有化學、材料科學或文物修復的專門訓練,但他們也要與其他範疇的專家,例如歷史學家和圖書館人員等合作。Angela 說:

「例如當《四庫全書》有缺頁,遺失的就不單是書頁,還有裡面的內容。儘管我們能夠補回書頁,但文字應否也補上呢?這時我們就需要參考博物館、圖書館館長的意見。但我們的守則就是盡量避免,因為萬一寫錯,或不清楚,便會影響讀者,所以我們對此十分嚴謹,會跟從指引去做。」

 

Andrew 補充說,修復書籍的最大目的是保存它的訊息內容,這包括它的外觀,也包含它的歷史痕跡,同時亦能夠延長它的壽命,使它可以繼續留存。所以修復不一定要令古籍變成新書一樣,因為如果完全更換新材料,或者改變製作工藝,那麼便會同時移除古籍上的歷史訊息,這樣做反而不太理想。

 

學習簡單修復技巧

除了博物館和圖書館,古籍也在不少尋常百姓家之中。文物修復總監楊甦說,不少大公司都會儲存章程、合約和其他歷史文獻,甚至個人也會有祖先留下來的族譜、家傳的字典和書籍等。可是沒有太多人認識古書文獻的保存和修復技巧,有時候眼見珍寶被蟲蛀或損毀,也束手無策。因此他們在香港博物館節期間,舉辦「珍藏上醫館」活動,讓市民請教文物修復專家,學習簡單的修復技巧。

 

市民潘先生帶來父母留給他的古籍參加活動。他說:「雖然書本的價值不高,但對我來說是無價寶。眼見它慢慢變壞,我就想看看能否修復、如何修復。」經過Andrew 對書本的「診斷」和講解後,就到文物修復室「實習」,學習簡單的書籍清潔和修補技巧,潘先生說自己獲益良多,也定必在家嘗試專家教授的小技巧。

 

不過專家提醒,與其到書本損壞才去修復,不如好好把它們收藏。Angela提供了一些小秘訣:

「文獻應存放在攝氏13 至20 度、相對濕度35% 至60% 的黑暗環境,避免強光直接照射,並以密氣和堅固的膠箱或無酸紙盒放好,以防光害和不適當的溫濕度影響紙本,此外要定期翻動書本,以防紙張被蟲蛀。只要悉心保存,書本可以留傳久遠。」

 

利用特製的海綿輕印書頁,可去除表面塵埃。
 

纖維紙的用途多元,既可修補書頁的破洞,又可黏合破損的書脊和內頁。

 

簡易書籍修復方法

塵埃/污漬

將橡皮擦切成極小顆粒,平鋪在污漬上,以手指或棉花打圈輕拭

書頁去皺

以蒸餾水噴霧噴灑書頁,再以重物壓平

去除膠紙

以模型用小燙斗在膠紙表面加熱,將黏膠溶解,再慢慢除走膠紙

去除釘書釘

以鐵鉗逐少剪掉書釘的尾端,再輕力從書頁之中除掉

補缺、補洞

用一份澄麵加四份水製成漿糊,以薄身纖維紙修補缺口

紙張脆化

使用無酸紙板分隔、承托和包裝文獻,並存放在無酸紙盒、保鮮袋或其他堅固的塑料封套內

蟲蛀

定期檢查及翻動文獻,確保存放環境清潔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