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書評】資本主義的矛盾不對決

text/ 黃培烽


在一片韓流中堅持只看日本電視節目,似乎是落後於潮流,但富士電視台的綜藝節目《矛盾大對決》的確精采。製作隊每一集都找來一對矛盾的組合來比拼,除了「最堅硬的超合金」與「無堅不摧的電鑽」外,還有「最精密的臉部識別器」與「樣貌最似的雙生兒」這類出人意表的對決。比試前參賽雙方都信心十足,所以每次當我看到敗陣那一方失望的神情,總覺得應該讓獎門人出場判雙方打和收場。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意思,就是兩者互不相容,沒可能皆大歡喜,雙生兒樣貌再相似,也難逃識別器的法眼。但在社會理論家大衛.哈維(David Harvey)眼中,矛盾對決卻並不一定是場零和遊戲。他在新書《Seventeen Contradictions and the End of Capitalism》(資本主義的17個矛盾與終結),就羅列了17對「特定於資本主義」的矛盾組合,這些組合不單只不會終結資本主義,更反過來成為推動其發展的引擎。

 

水深火熱  化危為機

香港的左翼不會不認識哈維。地理學出身的他論及空間、城巿權利及現代性等等範疇,著作包括廣被引述的《The Condition of Postmodernity》和《A Brief History of Neoliberalism》等,近年亦發表了兩冊《A Companion to Marx's Capital》作為馬克思的《資本論》的導讀。若曾讀過馬克思理論,大概聽過類似的說法,就是「資本主義的內部矛盾,將會為其帶來終結」,意思是資本主義產生的各種矛盾,將引發令它崩潰的危機。哈維對這種說法卻不以為然,並表示「我其實找不到馬克思說這句話的出處,並且從我對他的閱讀,我認為他極不可能會這樣說」(拙譯,下同)。

馬克思「極不可能會這樣說」的原因,首先是「資本主義的內部矛盾」並非互不相容的組合。哈維在本書正文的17個章節,就描述資本的17個內部矛盾如何促使資本的發展,並釐清一些關於資本/資本主義的錯誤或過時的觀點。例如一般中學教科書,都會將資本主義等同於私人企業相互之間的競爭,「 競爭」與「壟斷」被視作水火不容:壟斷將窒礙自由巿場的發展。

但哈維卻指出,「若給予選擇的話,所有企業都想壟斷巿場」,將資本主義等同於「競爭」是錯誤理解資本的本質。

更重要的,是這些矛盾組合並非兩者只能活其一,而是相得益彰,例如資本可以通過「競爭」來形成「壟斷」。哈維的例子是航空公司渴望壟斷巿場,但礙於種種原因無法如願,便成立鬆散的聯盟,維持競爭卻達致寡頭壟斷的效果。日常生活的例子,則是經營者若在一條街上同時開設數間食肆,通常都會刻意裝扮成各不相干獨立小店,好讓食客看似有選擇,但餐牌和價格卻盡在掌握中。

另一方面,危機也不一定致命。差不多六年前,當雷曼兄弟宣布倒閉,不知道有多少人憂慮金融系統將隨之崩潰,哈維這本書的英國版封面概念,是焚燒著的美鈔,大概意味著美元主導的全球經濟,仍在水深火熱當中。但哈維一開首就表示「危機是再製造資本主義所必需的」,換句話說,金融海嘯並不足以終結資本主義,這場大危機只是改變了資本主義的形態,就是各國政府放棄「無形之手」這新自由主義的教條,積極介入經濟及社會的各個領域。作者的野心,就是要承接上一部著作《Enigma of Capital》,繼續勾勒新時代的資本的本質。

 

沒有出路  矛盾依然

馬克思說過:「一切堅固的東西都會煙消雲散」,但問題是堅固的東西仍未煙消雲散,情況就好比「無堅不摧的電鑽」出現前,「最堅硬的超合金」仍是最堅硬的。

讀馬克思主義總令人沮喪,沮喪的原因是分析再精闢也無法提供出路,你會覺得改變/革命似乎將至,但終究沒有來臨(或失敗收場)。

哈維亦沒有幻想過改變立即出現,反而認為社會階級將愈來愈不平等、政府對人民的監控會愈來愈瘋狂、人類會對環境將作出更嚴重的破壞……

既然現實世界不可能出現烏托邦,為甚麼還要以馬克思理論分析世界,還要讀哈維這部論著?原因很簡單,無論是左翼還是右派,唯有正確理解資本和資本主義的本質,才能交出合格的討論。哈維批評不少政策制定者對資本主義根本缺乏正確的認知,制定的政策只會加劇而非解決各種經濟及社會問題。

 

知己知彼  百戰百勝

同樣談論資本,哈維這部新作經常與法國經濟學者皮凱提(Thomas Piketty)的暢銷書《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相題並論,不過後者的分析卻屢受挑戰。簡單來說,皮凱提整理各國數據,試圖引證「資本主義令收入愈來愈不均等」,提倡以加重富有階層的賦稅來解決問題。皮凱提亦認為繼承財富造成財富不均,不過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Paul Krugman)就質疑這論點有欠全面,因為單看美國,最富裕階層所靠的就不是祖蔭,而是過分豐厚的獎金花紅,而這正正是政府放寬市場監管所造成的。

哈維比克魯曼更狠,他劈頭就批評皮凱提將「資本」與「財富」混為一談。皮凱提將資本定義為「個人、企業和政府擁有的資產,包括土地、樓宇、知識產權,以及藝術和珠寶收藏。無論它曾否被運用,都可以在市場買賣」,但對於哈維來說,「資本」是一個投放金錢以累積更多金錢的過程,當中還涉及剝削勞動力等過程,皮凱提所提及的不能算是「資本」。

哈維更質疑皮凱提的理論未能解釋九十年代起,信貸泡沫慢慢形成,令市場需求沒有大幅增加時,勞動力卻不斷擴張的情況。近年環球經濟復蘇,股市屢創新高,皮凱提所提出的統計定律亦不能說明箇中原委。皮凱提這本書雖然觸發熱議,並未能全面理解廿一世紀的資本主義。最重要的,是資本主義並不僅是經濟模式,還是一套意識形態體系,片面地理解資本只會見樹不見林。哈維這本書不無學究味,以辯證法剖析17個矛盾如何「矛盾但不對決」,也絕不容易明白,卻嘗試挑戰一些根深柢固的概念,理解資本在廿一世紀如何入侵生活的每一個環節。

每逢提及「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我都會聯想起同樣是八個字的「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馬克思的《資本論》難讀,哈維這本書看似淺白但不易啃,他們的理論也不一定能分析今日的香港何以矛盾處處,但存活在「全球最自由經濟體」的我們都必須理解資本主義的本質─這不一定是為了改變社會,為了成為百戰百勝的中環點金勝手也可以。

 


 

Seventeen Contradictions and the End of Capitalism
作者/ David Harvey
出版/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rofile Books
 

文/ 黃培烽
《ReadIt悅閱》總編輯、圓桌出版副主席、大學講師,編著包括《十八樓C座為民喉舌卌年》及《撤出倫敦》等。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