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人】

陳景祥

photo/ 由受訪者提供


《信報》副社長及數碼媒體總裁陳景祥說,自己的閱讀口味很雜,不過他喜歡讀的書,大部分都與財經新聞無關。 

 

/你喜歡讀甚麼類型的書?

我甚麼書都喜歡看,經濟、歷史和文學尤其喜好。像職業病一樣,凡拿在手的文字,都想讀一讀,怕「浪費」掉!唸小學時最愛歷史類的小說如《三國》、《水滸》;到中學開始對政治感興趣,看了很多關於中國近代史,尤其中共革命的書,也包括毛選、毛澤東詩詞等;當時對中共的歷史和人物簡直如數家珍。高中到入大學這段時間「紅底」漸褪,反而喜歡讀小說,尤愛沈從文、錢鍾書和魯迅。大學時候唸文史哲,是因從小就喜歡看這類書,感覺是在分享前人先哲的智慧,一個人躲起來跟哲人對話的感覺很爽。出來工作之後,發現光看文史哲的書不能混飯吃,於是讀些財經、管理類的書,但管理類的書通常很顯淺,屬於common sense,讀一兩章就知它想說甚麼。經濟類則較有深度,對世界和人性有它一套言之成理的解釋,看得多了,也就成了這類書的捧場客。不同時期喜歡不同類型的書,相信跟周邊朋友和生活經歷有關,年長了,則跟着心境走,喜好也就愈來愈個人化。現在最愛讀的是鄭曦原編的《帝國的回憶—《紐約時報》晚清觀察記》,它令我對當前網絡年代紙媒應怎樣做新聞也很有啟發。

/你通常在甚麼時間閱讀?

除了工作期間、開會或見朋友,其餘所有時間其實都在閱讀。我特別喜歡在晚上看書,愈夜愈精神,這習慣從初中開始,到現在都改不了,早上約人或開會,對我絕對是苦差。

/有何難忘的閱讀經驗?

最難忘的是對某本書「一見鍾情」,開卷即欲罷不能,一定要一口氣把它讀完。初中時讀末代皇帝溥儀的《我的前半生》和幾年前讀黃仁宇的《萬曆十五年》皆如是,如中瘋魔,幾乎書不離手,很短時間就看完。何以至此,我不明白,也解釋不了。

/哪本是下一本想讀的書?

心中有「下一類」想讀的書,是關於中東的歷史和伊斯蘭文化;正在讀宮崎正勝的《中東與伊斯蘭世界史圖解》(譯著),這方面的知識我是初哥,此書易讀;也在看友人送的《可蘭經》中譯本。伊斯蘭世界是當今幾乎唯一敢跟美國霸權對着幹的群體,民不畏死,必有其深層的政經文化歷史原因,引起我極大的好奇。


中東與伊斯蘭世界史圖解
作者/ 宮崎正勝
出版/ 商周(台灣)


帝國的回憶——《紐約時報》晚清觀察記
作者/ 鄭曦原
譯者/ 李方惠、胡書源、鄭曦原
出版/ 遠流(台灣)


/香港人喜歡閱讀財經工具書,你對此有甚麼看法?
我雖從事財經新聞,但老實說,坊間的財經類書絕大部分都是報紙專欄輯錄而成,可讀性並不高。如果要學懂財經知識,應該正規點報讀些課程,聽聽教授們循正途教導相關的學問,因財經知識關乎規範的學理,不是隨便看些雜文式的評論就懂。

 


 

受訪者/ 陳景祥
《信報》副社長及數碼媒體總裁。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