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背後】

一點點在閱讀

photo/ 楊德銘


閱讀帶給我們無窮的樂趣,視障人士(失明及弱視)看不見,但他們可以透過指尖和耳朵,漫遊文字世界。香港失明人協進會的代表與我們分享閱讀點字書的經驗,以及近年視障人士在閱讀習慣上的轉變。 

 

點字由法國人路易士.布雷(Louis Braille)發明,每個字格由六點組成,分左右兩行,每行最多三點,透過不同組合形成不同的文字。香港通用的點字,是由此造字基礎配合粵語拼音發展而成,每個字都包含三個字格,代表聲母、韻母和聲調的不同組合,視障人士就可以觸摸凸起來的點字來閱讀。

在電腦普及前,點字打字機是盲人主要的書寫工具,針從紙張底下向上刺出點字。

傳統製作點字書的方法,要先將點字印在特製的膠紙上,然後將膠紙烘熱,再將凸起來的紋理印壓在紙張上,每次大約只可複製十多份,就要換一張新的膠紙,重複上述步驟。現在電腦可以連接點字打字機,加快了列印和製作點字書的速度。另外,不少書本也包含各種圖表、符號或算式等,因此在製作點字書的過程中,工作人員亦會為圖像補上標題或進行凸印。

印製點字書需要用較厚的紙張,而且每張紙容納的字數有限,所以一本書通常會分為多冊釘裝。
 

對於不少視障人士來說,學習點字不難,但有時也會碰上一些小問題。由於香港的點字由粵語拼音組成,鄉音重的視障人士,有時會摸不著點字的意思,碰到同音字的話,就只能依據前文後理去理解。失明人協進會的代表傅詩威笑說,閱讀點字糾正了他的廣東話讀音。後天失明的袁建明則表示,他和不少後天失明人的觸覺不及先天盲人靈敏,摸讀點字的速度較慢,更重要的是需要改變閱讀習慣:「失明之前看書,是不會逐個字都看的,但摸讀點字的話,則必須每一個字都閱讀。像《三國演義》這種長篇小說,不知要看多久才能看完!」

專門設計予視障人士使用的讀書機,可以調教播放速度。
 
以前視障人士要利用字牌和尖錐(圖右),在紙張刺上點字,現在就可以用「點字寶」(圖左下),在電腦上打字。另有學習點字的工具(圖上)。
 

科技的進步,令視障人士閱讀更方便。自從八、九十年代,電腦配備發聲及屏幕閱讀(screen reading)功能後,不少盲人就開始在互聯網搜尋電子書,靠電腦軟件朗讀書本內容而閱讀。有些盲人將朗讀功能調得很快,約一小時就能讀完一整份報紙,可能比視力健全的人還要快。隨著語音發聲的電子書日漸普及,視障人士閱讀選擇愈來愈多。就如徐啟明,現在他會隨身攜帶讀書機(reading machine),隨時聆聽喜愛的書籍。

雖然語音朗讀的方式,改變了不少視障人士的閱讀習慣,但並不代表點字失去重要性,視障人士仍然在日常生活、學習、工作和溝通上廣泛應用點字;科技的進步,更令點字的運用變得更便捷。另一受訪者袁建明,有份參與廣東話點字輸入法「點寫易」的開發工作,大大方便視障人士使用電腦與外界溝通。同時,視障者亦可以利用點字顯示器,配合特定的閱讀軟件,將原來出現在平面的電腦屏幕之內容,變成手指觸摸得到的點字,聽力欠佳的視障人士就可以繼續利用點字來閱讀,以指尖暢遊數碼世界。「點字是盲人的文字,它是不會消失的。」袁說。

 


 
受訪者/ 香港失明人協進會
成立於1964年,是香港首個由視障人士組織及管理的自助團體。受訪者:徐啟明(左)、傅詩威(中)及袁建明(右)。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