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如此,走出親子閱讀之路

text/ 蘇培健 illustration/ Tobe Kan


有晚要到母親家留宿,離家前我跟兩兒說,今晚不能在睡前講故事了。大兒子嚷著說不,他說:「你咁堅持,我比你堅持!」他口中的堅持,是指親子故事時間。自他一歲後,我已講了四年半故事,風雨無間。

回想決定生小孩的時候,我跟太太交流教育子女的想法,有異有同,對於閱讀卻是一致。我們深信閱讀能開拓世界,培育獨立思考,不過如何培養子女的閱讀習慣,當時卻毫無概念。

大兒子剛一歲時,我到英國牛津出差,途經書店,翻開廿多本兒童繪本,讀得津津有味,首次感受繪本的魔力。自此,我開始了親子閱讀之旅,往後的每一日,我和太太總會抽空跟兩兒講故事。他們口胃甚大,短則半個小時,很多時候聽一個多小時也不願停,「繼續講、繼續講」是他們最常說的。聽故事、閱讀成為他們生活的一部分,無論剛起床、上廁所、在家吃飯、外出用膳⋯⋯隨時可插入閱讀時間。

到圖書館借書,往書店打書釘,是我們的常規節目。有次我們到新加坡旅行,特意到國立圖書館兒童館參觀,一棵巨型的「閱讀樹」坐落館中央,兒子興奮萬分,挑選了數本書,即赤腳爬上大樹閱讀,這成為該趟旅程的亮點。

很多小朋友會嚷著父母買玩具,兩兒甚少扭計,就算到書店翻書看,也不會嚷著要買。大哥五歲生日時,他主動提出到他鍾愛的書店Pollux Books 買一本書作為生日禮物。書本對他來說,確是別具意義。

老實說,我也不太清楚親子閱讀對他們有多大影響,他們認字是否特別好?不見得,老師早前才叫我們多跟大哥認字。但我們體會到一些跟傳統學習無關、但很重要的東西。

每天跟子女親密地說故事,彼此互動,外間的playgroup 無法取代。我見過有些天資聰慧的小朋友,很早便能自己閱讀,父母就懶得跟他們說故事,但那是不一樣的閱讀經驗。自己閱讀的世界,只有自己;親子閱讀的世界,有父母,有子女。這份幸福感,能讓他們勇於面對未來。

我的兒子又是否早懂得天文地理?也不。我怕男生太快也太容易走入理科世界,缺少人文關懷與觸動,因此我刻意不選擇知識性重的圖書,九大行星、火山爆發等書種,暫時一一欠奉,這些學校總會教,不用我們來當老師。

選擇繪本時,我們主要考慮故事能否讓孩子思考自己和身邊事物的關係,能否讓他們了解一些主流以外的想像,能否讓他們聽到平時少接觸的地方和文化。

書櫃裡有我們一家也愛煞的《花婆婆》,談的是主人翁如何以自己小小的力量,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看得人要掉淚的《沒關係,沒關係》,透過爺爺生前的叮嚀,化解孩子對死亡和未來的不安;可愛的《Guji Guji》講鴨媽媽一家當小鱷魚如子女般看待,小鱷魚也在鴨媽媽的愛和包容下成長;《挖土機年年作響—鄉村變了》由七幅同一角度取景的大開圖片組成,記錄小鄉村20 年間變化。

這些故事,將藏在他們心裡,慢慢發芽⋯⋯

不要以為兩兒與主流的故事隔絕。剛過的暑假,我就應大兒子的要求到戲院看《飛機總動員2》。我希望他們能保存興趣,欣賞和接觸世界不同的事物、不同的畫風、不同的敍述故事方法,不會獨沽一味。

我常覺得,父母們更應看繪本,重新體驗童年,將自己拉到子女的平台上思考。暫且忘記沒完沒了的學習,說說故事給子女聽,傳遞幸福,打通世界。

 


 

文/ 蘇培健
兩孩之父,兒子分別五歲和近三歲。踏足過約30個國家,現任國際民間組織。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