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向車窗外望

text/ 梁慧思 photo/ 陳嫻嫻


曾幾何時,我們乘車上學上班的時候,會讀書。無論是溫習、是消閒,抑或是抓緊時間自我增值,只要有書在手,我們就可以在擁擠的車廂之中,專注於自己的一個小小空間。但現在令乘客專注的,是手機。交通工具上的讀者,成為「瀕危動物」。

所以,每次發現車上有讀書人,我總不禁瞄一瞄他們,以及那些令他們入神的書—《聖經》、佛經、武俠巨著、輕小說,甚至考試攻略—我以為這些讀書的畫面,會像車窗外的維多利亞港一樣快要消失。

不過,這個深秋,看見那一幕幕在路上閱讀的風景,我發覺自己想錯了。這個城市還未像我們想像般勢利,在營營役役的生活之中,肯停下來觀察和思考的,還大有人在。

我想起日本作家有川浩的小說《阪急電車》其中一個章節:書獃子在列車上,遇見他一直朝思暮想的文藝女孩。在沉悶的車程中,女孩突然興奮望向窗外,告訴他河邊有個石頭鋪成的「生」字。這個從未引起男孩留意的景致,打開他們的話匣子,二人沿途討論「生」的意義。

生活,原是有很多可能。只要肯花時間去了解和探索,甚至走出自己固有的生活模式,例如乘一條從未試過的巴士路線,或是乘搭通往羅湖的火車,或是在小輪下層被浪花濺濕衣衫,就會發覺路上有著我們未曾見過的風光。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