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放暑假

text/ 黃培烽 photo/ 陳嫻嫻


記得初中時並不期待暑假來臨,原因之一是不懂游水,其他同學到沙灘嬉水時,我只有羨慕的份兒。不過更重要的,當然是暑假不用上課,我將要與暗戀的女同學分隔個多月。

漫漫長夏,該如何打發才好?去書展是暑假第一個同學集體活動,但我更記得我當時每隔三四天就獨自到沙田公共圖書館蹓躂。金庸和原振俠自然是最愛,其次才是衛斯理和古龍,見到書架上擺放著未讀過的就立即拿上手。若碰不到這些小說的話,甚麼大眾心理學呀,星相學呀,《西遊記》呀,甚至乎《聽電話的禮儀與技巧》也不會放過,總之有書看就是好。到了沒下雨又不太熱的日子,就捧著厚厚的書到沙田公園的「日影廊」,在花草和蚊的相伴下,漫無目的地消磨一個個下午。

炎夏雖長但暑假轉眼就過去,而後來也再沒有暑假可以放了,難以再有這種隨意找書看的閒情逸致。有時真想回到某年仲夏,似乎有用不完的時間,可以不停看書,做些無聊的傻事,約會那位暑假後轉了校的女同學。

今年我們可能遇著香港近年最熱的夏天,所以無論多忙,都要抽出時間到沙灘體驗那些錯過了的暑假,在刺眼的陽光下讀一本書。

 


 

 

標籤 (Tags)

 

 

相關文章